Robotic FUE 到底行得通行不通?之一 Put your own skin in the game 投錢進來?不 真的是連頭都送上門!

Put skin in the game 這句英文來自股神Waren Buffet ,意思是指做生意要真的把自己的錢投進來才會“有感” 否則就是“no skin off my nose”,無關痛癢。就像創投公司投錢到一個新創事業(START UP)一樣。 在美國有位投資人可真的是身體力行put your own skin in the game 這句俗語。 Doug Kelly 這位美國加州知名創投公司Alloy Ventures 的合夥人不僅幫忙把公司的資金投入Restoration Robotics 這家高科技公司,連自己的頭都一並奉上。 Doug Kelly在紐約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愛因斯坦醫學院?)拿到醫學博士,隨後在Stanford University 進修MBA。雖然是受正統醫學訓練出身,但是經歷都是以創業投資為主,在進入Alloy Ventures之前待過兩家歐洲創投公司,也因為有醫學背景,Doug Kelly的強項在於找出新興的醫療技術配合市場上的需求,創造出世界級的醫療大廠。 因為遺傳的關係,Doug Kelly飽受禿頭的困擾,但對於傳統的植髮手術也一直裹足不前。正好透過投資研究的關係,從同行那裡聽到了Restoration Robotics的產品,植髮機器人ARTAS採用FUE(毛囊單位摘取術)的微創手術方式,再加上自己是醫生及投資人,能夠在經營及醫療上徹底瞭解Restoration Robotics產品的特性,終於讓他放心地把頭交給了機器人ARTAS。 能說服Doug Kelly如此挑剃的投資人兼病人變成自己的客戶,不只投錢,連自己的頭都一並奉上,相信是Restoration Robotics公司長期以來對產品堅持品質的結果。 這個進展對醫療機器人而言也算是跨出完全不同的領域。 之前的醫療機器人公司像是Accuray Inc., Intuitive Surgical Inc., Hansen Inc., MAKO Surgical Inc.等都是以機器人的精密度及穩定性來輔助醫師完成更高品質的治療結果,減少手術後的合併症。 但是這些機器人處理的對象都還是以跟人體健康相關的疾病為主,像是癌症治療,腦部手術,心律不整治療,或是骨科手術。ARTAS算是第一臺跨足醫學美容的機器人。當然,不管是在健康或美容的範疇,機器人代表的是更精準的控制,輔助手術品質更穩定,將人為的疏失減到最少。 Doug Kelly其實在植髮機器人出現之前曾經咨詢過醫師討論植髮的問題,但是他對於傳統的皮瓣術一直不放心,認為有太多人為因素會影響成敗。幾年前,他聽說Dr. Fred Moll 正在參與植髮設備的研發便很感興趣,一方面是他曾經錯過了投資Dr. Fred Moll成功創立的機器人公司Surgical Intuitive(製造da Vinci Surgical System 達文西手臂),這一回他已經不想再失之交臂,另一方面經過他醫學專業及投資評估,認為將繁瑣的FUE植髮手術自動化不僅具有市場價值也能夠真正提升手術品質。因此Dr. Doug Kelly 不僅投資在Restoration Robotics 公司上更把自己的腦袋瓜也奉獻給植髮機器人ARTAS。 當然, Doug Kelly選的不是別人,正是負責機器人臨床試驗及研發的Dr. James HarrisRead more

Dr. Bernstein 的植髮機器人 ARTAS 圓桌會 @ Bahamas 國際植髮學會 ISHRS 2012 part II

要是沒看過之前的照片,應該有很多人看到這張會直覺是哪一部科幻懸疑電影的劇照。Sorry , 這是Dr. Bernstein親自操作植髮機器人的模樣,別被詭異的色調嚇壞了,這不是德州電鋸殺人狂~ 玩笑就說到這兒,繼續看看Dr. Bernstein對機器人ARTAS的看法,想睡覺?今天是難得的乾冷的天氣,早晨邊喝熱咖啡,邊看讓人昏昏欲睡的部落格打瞌睡,應該是挺舒服的呀。 Dr. Bernstein覺得最令人高興的是,機器人ARTAS仍然不斷在進化,最早版本的機器人ARTAS仍需要不少人工調整幫忙修正鑽洞的深度,角度,以及轉速,但隨著Restoration Robotics 公司的Dr. Mohan Bodduluri 以及手下一群優秀工程師不斷地努力,整個機器人ARTAS的操作變成越來越簡單,更人性化。 當然Dr. Bernstein也認為雖然機器人ARTAS方便使用,還是需要使用的醫師有足夠的植髮經驗來操作它才會有理想的結果,當然更別提取下毛囊後,植入毛囊的技術,設計毛囊密度及髮線的功力,以及整個流程的管理這才是考驗整個植髮結果成功與否的關鍵。 原廠提供的標準鑽頭是1.0mm, 最近Dr. Bernstein也開始嘗試使用0.9mm 的鑽頭,發現小鑽頭的好處是可以讓傷口更小,恢復更快,疤痕更不明顯,單位面積可以取得更多的毛囊單位數目,取得的毛囊無需再作修剪。 每個人或因人種不同適合的鑽孔也不同。像黑人多為捲髮 適合較粗的鑽孔,比較不會截斷毛囊,因此要瞭解每個病患的頭皮以及毛囊的狀況,才能替病患量身訂製出適合的FUE植髮術。 Dr. Bernstein另外的一個新想法是先在禿頭部位扎好洞之後,再來取毛囊。這個方法的好處是可以減少毛囊離開頭皮的時間,提高存活率。尤其是在使用毛囊摘取術(FUE)時,不管是機器人ARTAS或人工取毛囊,都比傳統皮瓣術(strip method 或稱 FUT)來得費時,如果先把洞扎好,就更能夠迅速將毛囊回收到頭皮上,讓整個過程更精簡流暢。 提早扎好洞,再植髮還有個好處,可以讓扎洞的傷口提早進入癒合階段,不會流血,看得更清楚,而且癒合階段會產生富含生長因子的分泌物,不僅促進傷口愈合,也可以粘住毛囊比較不會讓毛囊跳出,也能讓毛囊在新的頭皮上盡快安定下來,早日生長。 當然要使用機器人還是會有些負擔。光是採購不管在人事,時間,空間上都算是一筆投資。 機器人ARATS本身的價格已經會讓很多醫師裹足不前。加上裝設機器人ARTAS需要一定規格的空間,如果診所醫院本身沒有足夠的空間,也可能會讓醫師購買意願降低。即便機器人ARTAS裝設好了,還是需要一段時間醫師跟相關技術人員來熟悉整個操作流程。 因此雖然看起來技術誘人,也很具話題性。但是一但認真考慮起來,可能有些醫師會想倒不如多請一些人來幫忙分頭髮,種頭髮還來得划算些。 其實機器人ARTAS取一株毛囊的速度只不過是兩三秒的瞬間。但是有很多因素會增加整個取毛囊的時間。像是剪短頭髮,消毒,麻醉,把毛囊拔出來,病人需要休息,上洗手間,用餐都會佔掉取毛囊的時間。 而機器人ARTAS又多了一樣工具叫做tensioner(頭皮緊繃器),除了幫助固定頭皮,讓FUE更容易進行之外,沒有了tensioner(頭皮緊繃器)上的記號(fiducial mark)機器人是無法辨認東南西北的。簡單說tensioner(頭皮緊繃器)算是機器人ARTAS的指南針,有了它機器人才能搞清楚方位。可是大約每鑽完100~150個洞,就得移動一次tensioner(頭皮緊繃器),因此在移動時也會消耗掉一些時間。 不過原廠公司Restoration Robotics已經著手研發更大的tensioner(頭皮緊繃器)來幫助醫師能更快地執行手術。 還有人會擔心機器人ARTAS在使用tensioner(頭皮緊繃器)的框框內取毛囊會出現明顯的幾何圖形(長方形或正方形,這裡指的是鑽洞的排列方式),不過Dr. Bernstein認為這可以藉由交疊取毛囊的框框,或在周邊的地方用逐漸減少取毛囊的方式來修飾達到自然間層的效果。 當然原廠的程式設計師們也正努力開發新的程式來讓機器人ARTAS自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畢竟如果還要勞師動眾,也不要機器人了對吧。 最後Dr. Bernstein也提到在開會的當時北美已經有十二家植髮診所使用植髮機器人ARTAS來作FUE,目前除了北美地區之外韓國已經進口三台,日本也已經下了訂單兩台,台灣其實在去年就已經談好代理權,可是卡在衛生署的層層審核,看來又得等好一陣子。Read more

植髮名醫外傳:Dr. Robert Michael Bernstein

既然上篇提到了Dr. Bernstien 就順便聊聊這位醫師,不只在植髮醫學界,在紐約當地也算是個名醫。連續十三年被New York Magazine 選為”Best Doctors”. 在植髮界的發展里程上,兩個重要觀念突破Follicular unit transplantation (FUT)及follicular unit extraction (FUE)都會出現Dr. Bernstien的名字。甚至有人還把Dr. Bernstien當成是植髮機器人ARTAS全世界第一位使用者(應該是Denver的Dr. James Harris )可見他也算是植髪學界的大咖。 Dr. Bernstien是出身皮膚科的植髮醫師。大學是在New Orleans, Louisiana的Tulane University 拿心理系學士學位。醫學院學位則是在University of Medicine and Dentistry of New Jersey完成,而他的皮膚科住院醫師訓練則是在New York 的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雖然不是出身常春藤名校,不過開業之後他一直是擔任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皮膚科的臨床教授。 Dr. Bernstien在1982開業時也不是馬上就專做植髮,而是以一般皮膚外科手術為執業重點,像是雷射,抽脂。他在住院醫師期間做過一些punch graft(鑽洞髮株,含的毛囊多,但看起來不自然),看到植髮的結果都不盡理想,因此在皮膚外科診所執業這12年間,Dr. Bernstien是不碰植髮手術的。 一直到1994年因緣際會看到Dr. Ron Shapiro (另一位植髮大師,出身急診科醫師)的植髮病人皮膚問題,看到病人的植髮結果使得Dr. Bernstein大為改觀,也促使Dr. Bernstein與Dr. Ron Shapiro 有機會長談,Dr. Ron Shapiro除了告訴他植髮界的進步之外,也建議他參加在加拿大多倫多舉辦的ISHRS(國際植髮年會)。在那一年的植髮大會上,他又見識到了另一位植髮大師Dr. William Rassman的許多傑作,讓他深感驚訝。 之後Dr. Bernstein參觀了Dr. Rassman 在洛杉磯的植髮診所,Dr. Rassman有個習慣,會先用毛囊密度測量儀(簡單說,是一種放大鏡)先檢查毛囊密度再開始植髮。Dr. Bernstein發現在放大鏡下,頭髮不只是單獨一根存在頭皮上,而是會三兩根成群結隊形成一個個小單位。 當時Dr. Rassman 半開玩笑地跟他說應該放棄皮膚科執業,專心植髮,並邀請他再次訪問他的診所。在第二次前往洛杉磯的飛機上,Dr. Bernstein便想到要用觀察到的毛囊小單位來植髮,並在紙上開始寫下整個手術計劃的輪廓,標題就是”follicular transplantation”毛囊移植術。 第二次參訪Dr. Rassman 的診所之後更讓Dr. Bernstein下定決心往植髮界發展。回紐約之後,他很快將原有的皮膚科診所頂讓給原來的同事,加入Dr. Rassman的團隊,New Hair Institute (NHI)。 接下來十年,Dr. Bernstein發表了近五十篇關於植髮的文章。毛囊單位植髮,如何定量病人的毛囊單位,如何取得好的毛囊,髮線設計,如何修正不理想的植髮結果,一直到近來引領風潮的毛囊單位摘取術(FUE)。Dr. Bernstein的努力投入,也讓他在加入植髮醫學界短短六年後,也就是2001年就獲得ISHRS國際植髮學會頒發最高榮譽白金毛囊獎(Plantinum Follicle Awards), 為了能讓自己的事業更上一層樓,Dr.Read more

Dr. Bernstein 的植髮機器人 ARTAS 圓桌會 @ Bahamas 國際植髮學會 ISHRS 2012 part I

紐約的Dr. Robert Bernstein在國際植髮醫學界算是資深的會員之一,他也是1995跟Dr. Limmer, Dr. Rassman一同提出毛囊單位植髮觀念的三位大師之一。之後又跟Dr. Rassman一起將舊有的鑽洞取毛囊技術加上毛囊單位的觀念重新將植髮技術推到另一個新境界:FUE也就是毛囊摘取術。 Dr. Bernstein 在2012年Bahamas舉辦的國際植髮學會(ISHRS)時特別主持了一個圓桌會,討論有關植髮機器人ARTAS使用的心得。 在場很多醫師都對植髮機器人的使用經驗十分好奇,一桌本來坐十人的,結果圍了好幾圈,很多醫師只得站著聽Dr. Bernstein分享他的經驗(Dr. Bernstein在他的部落格上形容人多到只剩站票Stand room only) 第 一件有趣的事是Dr. Bernstein就把機器人毛囊摘取術robotic FUE 簡稱成 R-FUE. 他認為使用植髮機器人ARTAS最大的優點在於可以將人為的疏失降到最低。 FUE需要不停地扎洞來完成取毛囊的工作,而這正是機器人最拿手的項目,不斷地重複精密動作而不會疲倦。 植髮機器人ARTAS使用Dr. James Harris 的概念,利用同心同軸的兩種鑽子,先用中心的尖鑽穿刺入皮下之後,再使用鈍鑽將深部的毛囊組織跟周圍結締組織剝離開,雖然有輕微的負壓吸力可以稍微拉起毛囊,最後還是要靠手工將毛囊拔出。 Dr. Bernstein認為最後一點仍由手工取出毛囊是很重要的一點,因為太強的負壓吸力會容易造成脫水,造成毛囊乾死。 Dr. Bernstein發現使用機器人ARTAS取出的毛囊通常切斷率(transection rate)要比其它器械來的低,而且保存毛囊周圍的軟組織較多,抵抗外力較佳,不易風乾,而且還包含了處于休眠時期的毛囊(telogen follicle)甚至可以創造出超乎100% 的存活率。 另外人種不同,頭皮的軟硬及毛囊的粗細及角度也不同。但是機器人ARTAS聰明的人工智慧似乎不受人種的因素影響,除了透過高解析攝影機以及精心設計的修正軟體決定取毛囊的角度之外,還可以靠壓力感應器來感覺頭皮的軟硬適時調整轉速得以順利剝離組織又不傷害毛囊。 一般在取側頭部或是後腦勺下半部的毛囊時因為毛囊角度較貼近表皮,常會造成取毛囊的失誤,可是機器人ARTAS在這些困難的部位還是能維持高成功率,這也讓Dr. Bernstein頗為佩服。 Dr. Bernstein目前一天使用機器人ARTAS能夠取得2000株毛囊是很輕鬆的事情,如果超過2500株,他會分成兩天來完成。另一位在ARTAS發表會上演講的醫師Dr. Ziering 則是目前一天取量最多的醫師, 一次六小時取3581株毛囊。 雖然有醫師宣稱一天使用手工FUE可以遠超過機器人ARTAS的速度,Dr. Bernstein認為如果沒有把毛囊的切斷率(transection rate )及毛囊的品質考慮進去就做這樣的比較是不太公平的(看得出來,Dr. Bernstein是對機器人ARTAS情有獨鍾。)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