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髮不是整形手術,是重建手術。 20140101

這是日劇“王牌大律師 2”(日文原名 リーガルハイ 2)第三集的一句話。 今天是2014年頭一天,早上依例到籃球場練習shooting及World Gym 跑步,回到家用早餐時看到老妹在iPad上看久違的日劇,忍不住多瞄了幾眼。 “王牌大律師 2”是由之前在台灣紅透半邊天的”半沢直樹”的男主角堺雅人及日本宅男女神新垣結衣共同主演的搞笑日劇第二部。不過跟一般的日劇一樣,在誇張的劇情之中,除了想讓觀眾們輕鬆一下捧腹大笑,還想借由律師替雙方辯護的過程中讓大家從不同的角度來思考一些人生課題。 這一集主要是描述一位很醜的男生熊井自己過去曾因外貌不佳受到歧視,在努力工作爬到高階之後,希望自己的後代別再因外貌而限制發展,決定要找一位美女結婚。 結果也如他所願,有情人終成眷屬,但是婚後他才發現他的美女老婆其實是人工美女,在沒有整形前真的是。。。因此憤而提出訴訟(這當然是電影或連續劇常用的橋段)。 在辯護的過程中,對方的律師質問,不管天生的自然美,或是後天的人工美一樣都是美,為什麼要排斥人工美,醜男熊井回答身體是父母給的,不能任意破壞(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對吧?) 對方的律師眼見熊井進入圈套,趕緊秀出手中的王牌,一張熊井曾經造訪一家植髮診所的記錄,繼續跺垛逼人地質問,為什麼他不能忍受太太去整形,卻自己跑去植髮。 熊井辯稱,植髮不是整形,是重建,只不過是讓自己恢復回來的樣貌罷了。 日文原文是“植毛は原状回復です” 聽到這句話,真是愣住了。是的,做了這麼多年的植髮手術,雖然是自費手術,保險不給付,看起來好像是一般的美容整形手術,可是總覺得有些不同,但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突如其來的這句話還真是點出了重點。植髮只是恢復自己原有的樣貌而已,並不是整形。 當然廣義的整形也包含了恢復自己原來的年輕的模樣,但除了特殊的疾病像早老症之外,一般人臉上的特徵不會像頭髮一樣提早在年輕的時候出現老化的現象(在頭髮就算是禿頭嘍) 也難怪,通稱為國際植髮學會的ISHRS其實原名就叫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Hair Restoration Surgery ,國際毛髮重建外科學會。 植髮的確是重建而非整形,或許不是試用每個來手術的病人,但是對於原有一頭茂密濃髪的人在年紀還沒到時就要面對禿頭的事實,植髮真的只是幫助他恢復原狀而已。 有興趣欣賞原片,可參考 http://www.maplestage.com/node/94983/王牌大律師2-第3集-legal-high-2-ep-3/Read more

I LOVE FUE

  I Love FUE 這不是廣告的catchphrase。 雖然用手動的FUE,頭戴著放大鏡,不停地調整姿勢,手術時間很久,隔天起床都還有點腰酸背痛。 但是看到自己的堅持和努力可以幫患者完成心願,傷口幾天後就好到不著痕跡,都會替他們開心。 當然植髮一直是個TEAMWORK, 沒有團隊合作是不可能完成這樣的mission impossible . I LOVE FUE & HAIR TRANSPLANT !!!Read more

FUE v.s. 籃球 : 手眼協調 20131214

哈,很多人應該會覺得這兩個東東有什麼關係。 一個是手術,一個是運動。 Nope,手動的FUE毛囊摘取術其實跟籃球裡的shooting(投籃),尤其是free throw (罰球) 很像, 一樣是得用眼睛瞄準毛囊,用手指拿穩punch (鑽子),採用適當的角度跟力道鑽取毛囊。投籃也是得用眼睛瞄準籃圈,用手對准籃筐用70度角揮手拋射出去。( 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已過世NBA籃球明星Pete Maravich的教學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CpxY3GnJRjc ) 雖然毛囊近在眼前,籃筐遠在天邊,一大一小,可是如果沒有辦法做到手眼協調,取毛囊會變成只鑽到皮膚的空包彈,投籃則是變成 air ball (籃外空心)。 一場籃球打下來,可能要不停地跑動揮動手臂,才能有投籃得分的機會。用手動FUE取毛囊也是一樣,要不停地調整身體姿勢,瞄準,刺出鑽子,轉動手指,才能取得毛囊。 跟投籃一樣,FUE每次attempt不可能百發百中,就連十分精准的植髮機器人ARTAS也不是百分百命中目標。NBA裡的Larry Bird, Reggie Miller, Dirk Nowistki, Kevin Durant 的free throw 罰球命中率90%就已經是神人。 唯有專注在每一次取毛囊或是投籃的動作,調整好自己的身體姿勢,甚至呼吸,手指細微的動作,才會有漂亮的傑作。 當然前一次attempt成功不代表之後每一次都成功,所以必須訓練自己要持續專注,反覆不停地做好每一個步驟,最後才能成功達到自己的目標。 誰說FUE跟basketball 沒什麼關係? 上周六12月7日是偶像Larry Bird 的生日,謹以這篇小文獻給Bird~Read more

孰是植髮的黃金標準?

韓式?美式?法式? FUE? FUT? 個人認為這個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 對病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你希望是用什麼樣的方法,還有你選的醫師擅長哪一種手術? 如果韓式植髮是最好的,難不成喜歡訴訟的美國人都是笨蛋,只能乖乖的接受品質次等的美式植髮? 如果美式植髮植髮是標準,那麼民風強悍的韓國人不會起來抗議為什麼他們是美容大國,唯獨植髮是技不如人? 至於取頭皮的FUT對上鑽孔取毛囊的FUE呢? 乍看好像是小傷口的微創FUE略佔上風,不需要忍受刀割頭皮的痛苦,但是相對的,無法集中取毛囊的部位,祇得分散取毛囊的數量,擴大剃頭髮的面積,可能也會增加拿到非永久毛囊的機會。 當然FUT集中取毛囊的最大代價,就是在後腦勺留下疤痕,第二次或是第三次取髮如果不是在同一個位置取頭皮,就會容易留下多條疤痕,如果在同一個地方取頭皮,就會拿到一部份沒有毛囊的疤痕組織,甚至因為頭皮越來越緊會無法拿到足夠的毛囊。 當然沒有十全十美的方法,每一種方法都各有優缺點,可以吸引到不同需要的患者,最重要的是執刀的醫師熟不熟悉這樣的手術,是否能在該種手術內費心研究能幫助病人獲得最好結果的方法,甚至兼容並蓄,可以在適當的時機採用適當的方法,或是併用多種的方法來幫助病人,這才是真正的 GOLD STANDARD.Read more

植髮機器人ARTAS 明年2014的新進展之二:微創細縫準備種頭髮

ARTAS 能夠設計設計新髮型,當然接下來就是準備要開始種頭髮。 種頭髮的準備動作就是在頭皮先幫毛囊準備好休息的窩(也就是在頭皮上用極細的針頭化開微創的傷口),這樣才有機會讓新的毛囊舒服地長出來。 預計是明年將會通過美國FDA認可,開始能夠使用新功能造福病患。 雖然台灣在引進機器人的進度上落後,不過據聞在送衛生署時也已經將這一部分一起送審通過,希望在這一波新設計上的使用能趕上進度。 機器人ARTAS要扎洞,並不需要重新購買一檯新的機器手臂,只要將原來取毛囊的探頭改成穿刺得針頭即可,而且原來取毛囊時讓病人俯臥的椅子也可以像變形金剛一樣變成躺椅,讓病人仰臥進行手術。 機器人扎洞要比取毛囊的速度要來得快上一倍,目前預估是一小時可以扎出2000的小細縫。Read more

植髮機器人ARTAS 明年2014的新進展之一 設計髮型

將會有植髮模擬軟體讓醫師跟病人能夠更清楚種多少頭髮會是什麼感覺。 只要先讓醫師照五張不同角度的數位相片輸入電腦,就能讓醫師模擬不同條件下的植髮結果。 醫師可以根據病人希望的頭髮數目,以及希望植髮的部位範圍,病人的頭髮粗細,捲曲,甚至習慣分頭髮的方向模擬出手術後的模樣,讓醫師及病人之間的溝通更清楚。Read more

終極植髮手段: 體毛移植 body hair FUE harvesting 20131030

   這裡指的是把體毛或鬍子種到頭皮上。  這次在舊金山舉辦的國際植髮學會可以看出來有一個明顯的趨勢,那就是FUE的重要性已經不可取代。2002年時被提出時,因為器械工具還不成熟,很多人想嘗試,因為過於費時耗事,多不得其門而入,從2009年醫師們紛紛開發電動鑽的FUE以取代手動器械,終於能夠有效提升速度及效率,當然手術必要的配備如高倍穩定的外科手術放大鏡及每一種工具的使用技巧及練習仍是不可或缺。  FUE的難度雖高,但是也讓醫師有機會獨立完成植髮手術(當然還是需要技術人員幫忙),聘請技術員不易的診所或醫院也紛紛投資金錢時間來研習這項技術。  FUE也因為取毛囊的範圍大幅增加,醫師們也不用擔心取完頭皮後手術縫合關不起來的問題,相對毛囊的來源也來得豐富許多。  對於某些禿頭嚴重的病人,像是第六,七期的病患只用自己頭皮剩下的毛囊可能不夠用,要想恢復整頭茂密的頭髮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不過這一類病人如果鬍子或體毛很多倒是不失為另類的頭髮來源。 但是鬍子或體毛也不完全是萬靈丹。先得考慮跟頭髮的顏色,粗細,捲曲,還有質感是否匹配。中了一堆格格不入的毛囊到頭皮上,如果跟原有的頭髮不相容,可能對病人來講可能是另一種災難,當然頭髮可以靠染燙來改變顏色及卷度,但也不是人有那個閒功夫做整理。  體毛移植最大的關鍵在於粗細是否夠分量,如果不夠粗,根本沒戲唱。要科學一點就直接用測量工具量粗細,簡單一點就跟病人保持一點距離觀察病人其他部位的體毛是否濃密粗細夠分量,如果要很近才感覺得出來,肯定是行不通。                           另外也要選擇生長期的毛囊,才容易看到及時的效果,休止期的頭髮當然也會長回來,只是還得多等一段時間。  當然能用頭髮來補頭髮還是最佳選擇,除非真的無髮度,才來准備取其他部位的毛囊,因為體毛的存活率一般不比頭髮,大部份只有50~75%,其中又以鬍子表現最優。  下回如果看到毛手毛腳又留著烙腮鬍的禿頭病人,再也不用怕無髪度囉。  Read more

顛覆傳統FUE手術的毛囊內視鏡手術(piloscopy)

這個方法被原創的醫師叫做scarless surgery, 無痕手術,我們來看看是否真是如此。 以前都是從皮膚上面來取毛囊,這回從下面來。 其實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提出這個方法,以前參加workshop就聽過在植睫毛手術時,為了要準確控制頭髮的方向,頭髮完全不用剃短,切開頭皮之後,從皮下直接把毛囊從根部將整株毛囊抽出,接在縫針上再縫到眼瞼上。 只是之前的手術使用的毛囊的數目都不多,這回可是來真的,要多少就拿多少。 發明這個方法的Dr. Carlos Wesley1997年畢業於Princeton University ,2005年拿到Yale University 的MD學位。之後在Yale University的外科部及外科部急診接受實習醫師及住院醫師的訓練。2007到2008年到知名的植髮大師Walter Unger及其女兒Robin Ungar在New York 共同經營的診所接受一年的植髮醫師訓練。 看起來Dr. Wesley 在接受植髮訓練完沒多久就開始有這個想法,2009年。 2011年Dr. Wesley 有了這個毛囊內視鏡的雛形,開始了他的臨床試驗。同時也成立了新創公司Pilofocus發展這項展新的技術。 Dr. Wesley 的方法是在頭皮上劃開一條線,從這個開口伸入他設計的毛囊內視鏡,在雷射光及高階超音波的引導之下找到毛囊的位置,再利用皮下的內視鏡從下方截取毛囊。 這樣方法的好處是從皮下直接取毛囊,不用擔心傷害到重要的毛囊根部,更可大幅減少毛囊切斷的問題,FUE最大的問題是看不到根部,容易切斷毛囊。而且也不會像FUE鑽的方向不對,把毛囊擠到皮下深處造成日後的毛囊炎。 因為是從下方截取毛囊,傷口相對要小很多,更不用怕卷毛的問題,因為從皮下看得更清楚毛囊的位置,而且是從皮下脂肪層下手,稍微多拿一些脂肪也不為過,甚至有更多的脂肪組織保護,相對也能有更好的存活率。 看起來好像很完美,不過個人感覺好像還是要在頭皮上開一長條傷口讓內視鏡在皮下遊走尋找標的,那一條傷口看來還是得縫合才行,當然不像傳統取頭皮的手術會因為傷口緊繃造成疼痛。 另一個問題是Dr. Wesley 說這樣的手術因為從皮下處理,不會造成像疤痕反應的皮下纖維化,比較不會影響到下一次手術的進行。個人覺得即便是只有劃一刀的傷口也可能會產生纖維化的反應,還是因為Dr. Wesley 目前治療對象都只限於白種人,比較不會有疤痕的反應。 另外是否只要開一長條傷口,就足以拿到所有需要的毛囊。還是得劃好幾條傷口。因為Dr. Wesley 這次發表並沒有針對這點詳細說明,不過既然他自稱是無痕手術scarless surgery,相信應該是開一個小傷口就好,不是到處劃刀才對。Read more

如果機器人可以正確地診斷出疾病,甚至自己完成手術,那醫生還能做什麼?

照片最右邊是Mohan, 中間是Joe. 這次在參加舊金山國際植髮學會前,特別飛到Boston拜訪了植髮機器人發明人Mohan Boddurul,  今年四月Mohan辭掉在Restoration Robotics的工作,重新回到學校修MBA,Mohan這回選的學校是遠離老巢舊金山灣區的美國東北部名校MIT Sloan管理學院。 Mohan的教授Jose Santos也是工程師出身,但很快就轉換跑道到管理工作,Joe(雖然原名是Jose,不過他喜歡人家叫他Joe)的專長是管理工作,尤其是關於國際企業的全球整合及創新的管理工作,還曾參與幾件大型國際企業的管理改革,其中還包括了幫忙Carlos Ghosn 將瀕臨破產的日產汽車起死回生。 這回托Mohan的福,讓我這個門外漢有機會跟這位國際管理大師吃飯閒聊(其實很多時間都是強忍著時差,硬撐住眼皮不要睡著。) 席間聊到機器人取代人類工作的事情,Mohan提到IBM的超級電腦WATSON對肺癌及攝護腺癌的診斷率90%比醫師的60%還高,那人類還要醫生做什麼? 另外加州Mountain View 有一家新創公司推出抽血機器人Veebot借助超音波及電腦可以更精準地抽到血減少不必要的嘗試錯誤。當然Mohan自己發明製造出來的植髮機器人ARTAS也預計在五年後可以完成所有的植髮步驟, 看來有越來越多的工作即將被機器人取代,尤其是重複性質高的醫療工作在這幾年pattern recognition 的技術突飛猛進之下似乎這樣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Joe倒是很樂觀地說,等到那時候就要整個改變醫師的訓練,醫師的工作就不單純只是治療疾病這擋勞心勞力的工作,而是可以善用電腦這些輔助工具來讓醫師做更理想的決定,也讓醫師們真正去瞭解病患究竟除了疾病之外,心理層次的問題,這樣反而能夠讓整個診斷或治療的過程更能貼近病患需求,更符合人性。 總而言之,機器人或電腦都是輔助醫師的工具,畢竟決定最後治療還是醫師,而且治療的對象還是病人。Joe這番話真是提醒了我們,在追求高科技的同時,所有的醫療行為或甚至是商業行為模式其實都還是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這些高科技產品只是幫助我們能夠更方便清楚的溝通,減少人類因為精神或體力的極限造成的失誤,來改善我們的生活。 機器人或電腦都是在幫助我們活得更像人的工具,而不是要把我們也同化成機器人。 相片攝於20131021  — 在 Legal Seafood BostonRead more

植髮機器人 ARTAS 再進化

植髮機器人 ARTAS 在兩年前發表後,接下來又要有大動作,明年2014年即將進化成可以扎洞的植髮機器人,距離完整版的植髮機器人又更靠近一步。 這次在國際植髮學會ISHRS第21週年年會,製造植髮機器人 ARTAS美國原廠公司Restoration Robotics在會期當中特別邀請全世界已經參與或即將參與的植髮醫師一起來分享經驗。 擔任演講的紐約皮膚科醫師Dr. Robert Bernstein在會中發表了關於植髮機器人ARTAS可能演進的時間表。 目前植髮機器人ARTAS預計在明年第一或第二季推出可以扎洞的配備以及輔助醫師設計病人髮型的軟體,希望能讓醫師跟病人有更好的溝通,否則種了多少根頭髮會有多濃密的感覺病人很難憑想像了解手術後的模樣。 至於扎洞,目前預估應該一小時能達到2000個洞的效率。 至於終極版的植髮機器人,從取毛囊到扎洞,植入一口氣完成預估是在2018年可以面世。 Dr. Bernstein 甚至開玩笑說,大概到2023年也輪不到他上場,機器人自己就能上台幫自己演講推銷自己。 這次會議在舊金山海灣旁邊的water bar 舉行,bar裡有柱狀透明的水族箱,還能欣賞連接San Francisco 及Oakland 的Bay Bridge的燈光show~Read more

年紀大植髮效果好?

文字上看起來有些矛盾,一般人的刻板印象是年紀越大,頭髮越少,禿頭越厲害。 禿頭越嚴重,也意味著植髮手術需要植入更多的頭髮,病人才會滿意,怎麼會說年紀越大對植髮結果越容易滿足。 
事實是當年長的人已經習慣頭髮稀疏的自我印象,植髮後即便不像年輕時濃密,卻有讓人改頭換面的驚喜,自然容易提升自信。 反而年輕人如果禿得嚴重,當一次植髮不能達到理想密度時,就容易覺得植髮怎麼會只有一點效果,因為年輕人總會覺得自己本來就應該要有很多頭髮。 對於這類年輕人,在接受手術前要溝通清楚,如果因為費用或是本身頭髮稀疏的關係無法拿到夠多的頭髮,要能讓病人理解可能需要多次手術才能達到大面積頭皮恢復茂密的樣子,如果只做一次的打算,盡量把頭髮集中在希望的部位(一般多是前額),至少這樣每天照鏡子或是照相時心情會愉快多了。
Read more

影響植髮結果的因素IV 頭皮跟頭髮顏色色差

右邊這位大哥很眼熟對吧?沒錯, 是美國副總統 Joe Biden,雖然不是美國一哥,好歹還是檯面上人物 。 Joe Biden 雖然是政治人物,他的頂上問題卻常常上娛樂頭條。 一樣是植髮,跟頭皮顏色接近的頭髮其實是比較吃香的,像Joe Biden 的淺色頭皮配上淺色的白髮,不容易讓旁人一眼看穿像條碼的頭髮縫隙 一般東方人還是淺色頭皮深色頭髮居多,如左邊的照片,頭髮跟頭色差大,如果密度稍稍不足就容易被看穿“條碼”,往往需要種比較多頭髮才會不會露餡。Read more

影響植髮結果的因素 II 頭髮的粗細

頭髮的密度固然重要,粗細也是影響植髮結果的一大因素。 頭髮因人而異有粗有細,粗者可達90㎛,細的只有60㎛,即便頭髮粗的人,也不是每一根頭髮都一樣粗,同一根頭髮在不同的位置測量也會有不同的粗細。 看圖不難理解,90不過是60的一點五倍,可是因為遮蔽的面積卻是1.5X1.5= 2.25倍,感覺差很多。 因此頭髮粗的人,如果種60到70根頭髮能夠蓋住禿頭的部分,到了頭髮只有60㎛細的人而言,可能就得要有100或甚至120根頭髮才會有一樣的濃密感。Read more

怎麼知道植髮面積有多少? 懂基本面積計算就行了 part III 地中海禿

地中海行的禿頭要植髮應該是最容易計算的啦。不是圓形就是橢圓形。 既然如此簡單,放在最後才提,一定有它的道理。 因為不管是口服柔沛(finasteride ),或是外用落建(minoxidil) 對於這個部位是最有效的。 畢竟可移植的頭髮數目是有限,當然要做最有效的運用。 不是地中海型的禿頭不能植髮,如果是年輕人,禿的程度不嚴重,建議先口服外用藥物一段時間,如果效果不彰,再來考慮手術植髮。Read more

植髮機器人 ARTAS 20130808 正式通過 台灣 衛生署核准

植髮機器人是由位於美國加州 San Jose (原先公司在Mountain View, 去年夏天八月搬到 San Jose ) 的Restoration Robotics 研發製造。2011年4月14日于美國通過FDA認可,2011年9月15日在Anchorage ISHRS 國際植髮學會年會發表,亞洲第一個引進的國家是韓國,于去年八月開始使用機器人植髮。 至於台灣經過長達一年半的流程審查,終於在今天通過衛生署核准,預計在今年秋天即將來到台灣跟禿頭的朋友們一起努力消滅惱人的禿髮問題。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