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髮不是整形手術,是重建手術。 20140101

這是日劇“王牌大律師 2”(日文原名 リーガルハイ 2)第三集的一句話。 今天是2014年頭一天,早上依例到籃球場練習shooting及World Gym 跑步,回到家用早餐時看到老妹在iPad上看久違的日劇,忍不住多瞄了幾眼。 “王牌大律師 2”是由之前在台灣紅透半邊天的”半沢直樹”的男主角堺雅人及日本宅男女神新垣結衣共同主演的搞笑日劇第二部。不過跟一般的日劇一樣,在誇張的劇情之中,除了想讓觀眾們輕鬆一下捧腹大笑,還想借由律師替雙方辯護的過程中讓大家從不同的角度來思考一些人生課題。 這一集主要是描述一位很醜的男生熊井自己過去曾因外貌不佳受到歧視,在努力工作爬到高階之後,希望自己的後代別再因外貌而限制發展,決定要找一位美女結婚。 結果也如他所願,有情人終成眷屬,但是婚後他才發現他的美女老婆其實是人工美女,在沒有整形前真的是。。。因此憤而提出訴訟(這當然是電影或連續劇常用的橋段)。 在辯護的過程中,對方的律師質問,不管天生的自然美,或是後天的人工美一樣都是美,為什麼要排斥人工美,醜男熊井回答身體是父母給的,不能任意破壞(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對吧?) 對方的律師眼見熊井進入圈套,趕緊秀出手中的王牌,一張熊井曾經造訪一家植髮診所的記錄,繼續跺垛逼人地質問,為什麼他不能忍受太太去整形,卻自己跑去植髮。 熊井辯稱,植髮不是整形,是重建,只不過是讓自己恢復回來的樣貌罷了。 日文原文是“植毛は原状回復です” 聽到這句話,真是愣住了。是的,做了這麼多年的植髮手術,雖然是自費手術,保險不給付,看起來好像是一般的美容整形手術,可是總覺得有些不同,但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突如其來的這句話還真是點出了重點。植髮只是恢復自己原有的樣貌而已,並不是整形。 當然廣義的整形也包含了恢復自己原來的年輕的模樣,但除了特殊的疾病像早老症之外,一般人臉上的特徵不會像頭髮一樣提早在年輕的時候出現老化的現象(在頭髮就算是禿頭嘍) 也難怪,通稱為國際植髮學會的ISHRS其實原名就叫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Hair Restoration Surgery ,國際毛髮重建外科學會。 植髮的確是重建而非整形,或許不是試用每個來手術的病人,但是對於原有一頭茂密濃髪的人在年紀還沒到時就要面對禿頭的事實,植髮真的只是幫助他恢復原狀而已。 有興趣欣賞原片,可參考 http://www.maplestage.com/node/94983/王牌大律師2-第3集-legal-high-2-ep-3/Read more

FUE v.s. 籃球 : 手眼協調 20131214

哈,很多人應該會覺得這兩個東東有什麼關係。 一個是手術,一個是運動。 Nope,手動的FUE毛囊摘取術其實跟籃球裡的shooting(投籃),尤其是free throw (罰球) 很像, 一樣是得用眼睛瞄準毛囊,用手指拿穩punch (鑽子),採用適當的角度跟力道鑽取毛囊。投籃也是得用眼睛瞄準籃圈,用手對准籃筐用70度角揮手拋射出去。( 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已過世NBA籃球明星Pete Maravich的教學影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CpxY3GnJRjc ) 雖然毛囊近在眼前,籃筐遠在天邊,一大一小,可是如果沒有辦法做到手眼協調,取毛囊會變成只鑽到皮膚的空包彈,投籃則是變成 air ball (籃外空心)。 一場籃球打下來,可能要不停地跑動揮動手臂,才能有投籃得分的機會。用手動FUE取毛囊也是一樣,要不停地調整身體姿勢,瞄準,刺出鑽子,轉動手指,才能取得毛囊。 跟投籃一樣,FUE每次attempt不可能百發百中,就連十分精准的植髮機器人ARTAS也不是百分百命中目標。NBA裡的Larry Bird, Reggie Miller, Dirk Nowistki, Kevin Durant 的free throw 罰球命中率90%就已經是神人。 唯有專注在每一次取毛囊或是投籃的動作,調整好自己的身體姿勢,甚至呼吸,手指細微的動作,才會有漂亮的傑作。 當然前一次attempt成功不代表之後每一次都成功,所以必須訓練自己要持續專注,反覆不停地做好每一個步驟,最後才能成功達到自己的目標。 誰說FUE跟basketball 沒什麼關係? 上周六12月7日是偶像Larry Bird 的生日,謹以這篇小文獻給Bird~Read more

孰是植髮的黃金標準?

韓式?美式?法式? FUE? FUT? 個人認為這個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 對病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你希望是用什麼樣的方法,還有你選的醫師擅長哪一種手術? 如果韓式植髮是最好的,難不成喜歡訴訟的美國人都是笨蛋,只能乖乖的接受品質次等的美式植髮? 如果美式植髮植髮是標準,那麼民風強悍的韓國人不會起來抗議為什麼他們是美容大國,唯獨植髮是技不如人? 至於取頭皮的FUT對上鑽孔取毛囊的FUE呢? 乍看好像是小傷口的微創FUE略佔上風,不需要忍受刀割頭皮的痛苦,但是相對的,無法集中取毛囊的部位,祇得分散取毛囊的數量,擴大剃頭髮的面積,可能也會增加拿到非永久毛囊的機會。 當然FUT集中取毛囊的最大代價,就是在後腦勺留下疤痕,第二次或是第三次取髮如果不是在同一個位置取頭皮,就會容易留下多條疤痕,如果在同一個地方取頭皮,就會拿到一部份沒有毛囊的疤痕組織,甚至因為頭皮越來越緊會無法拿到足夠的毛囊。 當然沒有十全十美的方法,每一種方法都各有優缺點,可以吸引到不同需要的患者,最重要的是執刀的醫師熟不熟悉這樣的手術,是否能在該種手術內費心研究能幫助病人獲得最好結果的方法,甚至兼容並蓄,可以在適當的時機採用適當的方法,或是併用多種的方法來幫助病人,這才是真正的 GOLD STANDARD.Read more

植髮機器人ARTAS 明年2014的新進展之二:微創細縫準備種頭髮

ARTAS 能夠設計設計新髮型,當然接下來就是準備要開始種頭髮。 種頭髮的準備動作就是在頭皮先幫毛囊準備好休息的窩(也就是在頭皮上用極細的針頭化開微創的傷口),這樣才有機會讓新的毛囊舒服地長出來。 預計是明年將會通過美國FDA認可,開始能夠使用新功能造福病患。 雖然台灣在引進機器人的進度上落後,不過據聞在送衛生署時也已經將這一部分一起送審通過,希望在這一波新設計上的使用能趕上進度。 機器人ARTAS要扎洞,並不需要重新購買一檯新的機器手臂,只要將原來取毛囊的探頭改成穿刺得針頭即可,而且原來取毛囊時讓病人俯臥的椅子也可以像變形金剛一樣變成躺椅,讓病人仰臥進行手術。 機器人扎洞要比取毛囊的速度要來得快上一倍,目前預估是一小時可以扎出2000的小細縫。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