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唯一能跟植髮機器人對抗的武器: Dr. John Cole 發明的 non-shaving FUE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4-03-22 下午2.05.55

照片是今年2014年3月11日德國機器人製造公司KUKA邀請德國桌球名將Timo Boll到上海跟號稱世界最快的機器人KUKA KR AGILUS 對決。

這場人與機器的大對決主要是為了慶祝KUKA在上海新工廠開業而拍攝的影片。有興趣的人請看  http://cn.hypebeast.com/t/2014/3/timo-boll-takes-on-the-kuka-kr-agilus-in-ping-pong

一開始機器人先以壓倒性的優勢拿到6比0的領先,之後Timo Boll運用戰略逆轉拿下11分中場以11比9得勝。所謂的戰略其中一幕是Timo突然猛力地把球擊向桌面,反彈跳得老高,機器手臂是固定長度也無法彈跳,只得望球興嘆,是的,我知道機器人不會歎氣,完全了解。
雖然是機器人廠商拍的廣告片,是否有劇本不得而知,終究是人設計出來的機器人,結論還是人比機器強,不過為了廣告效果,這家德國廠商還是很客氣地稱讚自家機器人”Not the best in table tennis , but probably the best in robotics” ,最後的鏡頭是Timo Boll 持雙拍大戰五支機器手臂,只見Timo 老兄雙臂不停揮舞,五支機器手臂也從容應付,一球也沒掉,當然不曉得是不是剪接後的效果,還是電腦畫出來的,不過真是堪稱經典的大亂鬥,讓人目不暇給。有興趣的人請看以下連結 http://cn.hypebeast.com/t/2014/3/timo-boll-takes-on-the-kuka-kr-agilus-in-ping-pong
不過除了打球之外,個人覺得最有趣的是機器人還能學Timo Boll 在乒乓球拍上滾球,而且機器人只有一支手臂也能發球,真是令人叫絕。

今天想講的正是FUE植髮手術中唯一能讓機器人吃憋的方法。叫non-Shaving FUE也有人稱FUE 2.0 版本, stealth-shaving FUE 或 micro-strip shaving FUE。

這個方法的原創是在亞特蘭大執業的醫師,大名鼎鼎的Dr. John Peter Cole, 人稱植髮醫學界的John Wayne (約翰韋恩,已故西部牛仔明星,也是偶小時的偶像,最喜歡他電影裏直來直往的對白,還有豪邁幹架的場面)

其實John Cole 原本是內科醫師,因緣際會摸到了植髮這條路上,相信是他執著的個性使然,對每個步驟講究科學的推演,並從病患的角度思考客戶的需求,終於讓他得以推出堪稱最完美的non-shaving FUE。

我們知道植髮如果是採用皮瓣術strip surgery 雖然容易留下線狀的疤痕,卻不用將取毛囊的部位剃掉一大片,因為是集中部位取毛囊,只要將後腦勺這一塊捐贈處的頭皮剃成2~3公分寬左右的長條形的區塊即可,

FUE因為是用鑽孔器 punch一株一株取毛囊,毛髮必須剃到只剩1mm長才不會影響醫師對毛囊方向的判斷,也才能避免毛髮太長阻礙鑽孔器的正確切割動作。

相對的FUE雖然不用縫頭皮,可是相對卻得將剃頭髮的部分擴大,因為FUE不能連續取毛囊,否則仍是會露出疤痕,,而且還更明顯。因此FUE就得每隔5~6個毛囊取一株,跳著取,才不會露餡,所以FUE捐贈處的範圍設計就得是FUT皮瓣術的至少3到5倍,如果再考慮到整個取毛囊的生產率,(因為不是每次鑽孔都一定成功),那還得剃更大範圍。
也因為如此, 一般FUE的手術,醫生都是乾脆把病人頭髮整頭剃光,比較省事。

可是這樣一來,大多數的女性病患都會打退堂鼓,想到後腦勺要被剃掉一大片還會笑得出來的女性應該沒幾個。

也許有人會天真地想說,咦,那不是頭髮越長的人即使剃掉一片頭髮,反而能用長髮蓋住剃頭髮的部位嗎?乍看沒錯,可是太一廂情願。想想看,什麼樣的人會想留長頭髮,大部分多是喜歡有造型,注意外表的人對吧?這些人可能髮型不對都會難過好幾天,想早點從噩夢中解脫,你說這些人會想讓你隨便把一塊後腦勺的頭髮剃成一分頭?個人覺得是門都沒有。

別說FUE了,有植髮同業的醫師甚至連FUT皮瓣術割下一整塊頭皮都會建議病人整頭剃光,再發一頂假髮給病人。或許這樣的做法有該醫師的特殊考量,說辭可能是手術會比較容易做,時間可以節省,也能提升存活率,減少併發症等等。
但個人覺得上面的說法某方面的推論是合理的。但是從事這個專業領域,不正是要努力突破困境,追求更理想的目標,找到病人最能接受的手術方式才是工作的真正使命嗎?

雖然犯不著像日劇裏大門未知子醫師說的「我絕對不會失敗」如此誇張,至少也得想想該怎麼做讓病人更能夠輕鬆接受手術,滿意度更高,而不是想如何讓自己早點結束工作,減少麻煩。

套用大門醫師另一句名言「有人能接受會失敗的醫生嗎?」,醫師應該常問自己,「有人能接受不長進的醫師嗎?」。

當然長進也意味著改變,改變也會隨之帶來新的嘗試跟錯誤,在醫療糾紛頻仍的今天,可能會帶來錯誤的改變的確會讓很多醫師卻步,但真的躲在舒適圈裡就真的沒事了嗎?

各式各樣的穿戴式裝置都即將進入醫療領域,電腦的高端運轉計算使得形態的認知(pattern recognition)也越來越進步,更別提植髮機器人在2018年即將能夠獨立完成整個植髮手術,到時醫師可能只是擔任機器人的操作員,如果不能夠進步創新,墨守成規,如何凸現醫師自己的價值。

扯遠了,再回過頭來看John Cole 醫師的non shaving 是怎麼做的。這個手術的事前準備真的很麻煩,需要技術員頭戴高倍手術用放大鏡把頭髮剪成短短的1mm。

重點來了,要一小排一小排剪,而且上下還最好隔個兩三排頭髮才比較不會露餡。

光是剪頭髮就要花掉一小時,真是前輩醫師說的「勞民傷財」。

不過結果呢,因為不用整片剃光,原本對剃頭髮裹足不前的病人也變得能接受FUE了,可是醫師跟團隊得付出更辛苦的代價,原本整片剃光的FUE就已經是苦差事了,怎麼還會有人願意嘗試會受旁邊頭髮干擾的 non -shaving FUE勒?

可是John Cole 辦到了。John Cole 甚至能夠把這種技術的規模擴展到3000株以上,而且是一天內準時下班,神吧!!

目前機器人如果要模仿Dr. John Cole 的non-shaving FUE,不是辦不到,只是得花更多的力氣去調整tensioner讓機器人去判讀,相對而言要花更多的時間來適應學習,這真的要很有心的醫師才能辦到。

可見只要願意怒力付出,追求進步,就不用怕別人,甚至是機器人追上而取代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Pingbacks &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