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髮醫學界的John Wayne : Dr. John Peter Cole

植髮界提到Dr. John Cole 大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幾乎每次參加會議時,不管是臨床或基礎研究的議題,他總是會提出獨特的論點來跟主講者辯論,而且總是招招擊中要點。也因為他直來直往的個性,很多植髮醫師就把他當成演西部牛仔硬漢出名的老牌影星John Wayne ,敬畏他三分。 其實Dr. Cole 本身是內科醫師出身,進入植髮手術的領域也有些誤打誤撞。如果各位看過之前的文章,大概不難想像其中哪幾篇跟他有關。 一開始Dr. Cole 也是從傳統的FUT頭皮皮瓣術起家,不過他也很快地發現其實傳統的FUT皮瓣術有限制,第一次取頭皮或許問題還不大,等到第二次,第三次手術慢慢頭皮越來越緊,越來越容易留疤痕時,自然會感受到取頭皮的極限。 因此當Dr. Cole 聽到澳洲醫師Dr. Ray Woods的FUE時便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當然他自己也花了很多精神去提升FUE的品質,尤其是在澳洲求教碰了一鼻子灰之後。 不過別以為Dr. Cole是碰到軟釘子之後才開始發憤圖強。早在前往雪梨請教之前,Dr. Cole 其實就已經有很多關於取毛囊的點子。 Dr. Cole 最早的方法稱作是FIT (follicular isolation technique )。而他一開始的時候是跟Miami 的Dr. Paul Rose 兩個一起討論FIT的概念,後來只剩他一個人努力鑽研這項技術,後來他乾脆自稱是CIT (Cole’s Isolation Technique )。 如果硬要說Dr. Cole 的FIT跟其他FUE手術有何不同,最大的差別在於毛囊鑽取的深度,大部份的醫師在鑽毛囊時,即便不是一次想鑽到底直接取出整個毛囊,要不就至少要鑽到毛囊的深部,比較好拔出毛囊。而Dr. Cole 的做法卻是只要將毛囊跟周圍組織連結力量最強的真皮層組織分離開來,剩下存在脂肪層的毛囊根部就好辦多了。 而且硬用蠻力切到毛囊深層反而會容易傷害到毛囊的構造,像是兩三根毛囊在一起的毛囊單位,有時埋在真皮層以下的毛囊會是分岔,像是咖啡桌的腳一樣開開地站著,這時如硬是要一次切到底把整個毛囊跟周圍組織分開,反而會把這些在深層岔開的毛囊根部給砍斷。 毛囊在深層根部及淺層貼近表皮的地方各有一個生長點,內含再生的母細胞,是主要毛囊生長的根源,少了其中一個還是會再長回來,可是往往會變得比較細。 而毛囊移植不管是FUT皮瓣術或是FUE最重要的是要盡量保存毛囊的完整,不要浪費毛囊。因為對植髮的病人而言,每一根毛囊都是很珍貴的,如果不能每一根每一根認真的幫病人保留下來,積少成多,就無法達到原先理想的髮量。 因此植髮手術真是”勿以善小而不為,惡小而為之“,而Dr. Cole 對植髮FUE每個細部的堅持,正是這句話最好的寫照。 Dr. Cole 對事情要求完美,不僅是在技術上,甚至在使用的器械上也是。 他發明的punch 鑽子不僅設計上講究使用outer sharp edge的切口,而且材質也是使用鈦金屬,可以反覆鑽上一千次。別小看這一千次,一般手術使用的刀片,有時候在切割頭皮的時候,反覆切割不到一百次就要換一次刀片,要能連續削一千次而不鈍的刀片可是古代的寶劍一樣,要千錘百鍊才能達到如此的品質。 為什麼要使用outer sharp edge 的設計,這點Dr. Cole 跟植髮機器人的Dr. Bodduluri倒是不謀而合。因為一樣大小的鑽洞器, 如果是外尖的設計要比內尖的設計能夠容納更多的毛囊組織減少對毛囊的傷害。 更有趣的是,Dr. Cole 自行設計的punch 或是PCID(Programed Cole Isolation Device )中文稱作寇氏植髮機)都已經幫醫師們想好,有現成的刻度在儀器上,可以直接在器械上根據刻度調整深淺,無須再另外再使用量尺來調整鑽洞的深淺。 從手術器械的設計上也可以看出Dr. Cole 的perfectionism (完美主義)。他不僅很在意切取毛囊的深度,深怕一不小心就破壞毛囊。他甚至設計了比較長的握把方便醫師手指的拿捏及轉動。 根據他的構想而設計出獨一無二的兩段式電動鑽,寇式植髮機PCID(Programed Cole Isolation Device ),更是有趣。除了跟手動的鑽子一樣可以在器械上根據刻度直接調整鑽洞深度之外,這一臺大概是唯一能做分段式調整轉速以及轉向的電動鑽,或許複雜了些,卻是能針對不同質地的頭皮來打洞。 兩段式的理由是,表皮跟真皮比較硬,先用單一方向快轉穿過最硬的阻礙之後,再以來回轉動的方式深入皮下將剩下的毛囊連結部分剝離開,避免毛囊轉動幅度太大造成傷害。Read more

最早的FUE是誰開始的? Dr. Ray Woods or not?

哈,這真是難題。不過要說是誰讓FUE在植髮界裡露出一線曙光,說是Dr.Ray Woods應該沒有人會反對。 另外很多西方文獻會把日本醫師稲葉益己發明的鑽子當成是最早的FUE,事實不然。 最早的FUE,在日本醫師奥田庄二發明植髮手術的方法時就已經存在了。在奧田醫師的的論文裡清楚地記載使用1.0到5.0mm的鑽子(punch)來取毛囊,據奧田醫師論文描述這些鑽子跟之前一位德國皮膚科醫師Kromayer發明的很像。也跟後來的美國植髮始祖Orentreich的大同小異。 奧田醫師在他的論文中也提到其中以2.0到4.5mm的鑽子(奧田醫師把它稱作“圓鋸”)的取毛囊的效果最好。 因為太小的鑽子一旦控制不當,很容易切斷毛囊,就像現在我們在做FUE遇到的困境一樣,而且當時的外科放大鏡沒現在這麼精良,更別提手術專用顯微鏡,因此難度更高。 奧田醫師在論文裡就已經提到取出的毛囊越小,手術後頭髮看起來越自然,。美國的植髮醫師們在知悉這一段時紛紛表示要是早期能夠交流,也不會讓植髮走了一大段冤枉路,因為早期的植髮都是一大束一大束地種,十分不美,一直到顯微毛囊( micrograft),毛囊單位(follicular unit)出現才逐漸讓植髮達到自然完美的境界。 不過真正讓現在所有植髮醫師驚艷的應該是澳洲雪梨的Dr. Ray Woods. Dr. Woods自己在文章說他在17歲時就已經對植髮已經有相當的憧憬,他一直覺得植髮手術應該是顯微手術,可是即便是當時最好的植髮結果卻是讓他身邊的朋友或親人看起來像是在忍受而不是享受結果,在1989年他便決定投入植髮手術的研究。 他一開始便將顯微手術當成植髮手術的標準,他認為毛囊那麼小,如果一株一株取,不但傷口不明顯,而且移植後效果自然。 當時很多醫師認為他的標準太高,不看好他的作法。可是他一一克服困難,終於讓他找到可行之道,也就是今天的FUE(follicular unit extraction 毛囊摘取術)。 Dr. Woods,的手術也不是那麼順利就達到完美的境界。甚至有些澳洲的植髮醫師見過他早期的病人在後腦勺取毛囊的地方留下明顯的疤痕。不過就跟所有手術一樣,都需要時間及經驗來讓結果越趨完美。 在1995年Dr. Woods 的方法在澳洲的媒體上逐漸曝光,當時在美國也才剛剛開始FUT毛囊單位植髮,可是Dr. Woods 卻已經進步到不用切下整條頭皮來拿毛囊,而且甚至可以連續好幾天連續幫同一個病人植髮,讓病人一口氣能達到想要的髮量。 到1999年的時候Dr. Woods甚至將他的方法使用在身上多餘的毛髮,將體毛取下後移植到頭部。 移植到頭皮上的體毛在經過兩三年後,會變得像頭髮一樣會長長。Dr. Woods在自己的文章中覺得他的這項發現對皮膚科醫學以及植髮醫學是一大突破。 不過如果再回過頭看奧田醫師在1939發表的植髮論文,就可以發現當時已經記載了頭髮移植到眉毛之後,經過幾年之後會逐漸變得跟眉毛一樣的長度,不再需要修剪。可見奧田醫師的發現要比 Dr. Woods以及另一位發現移植部位會影響植髮結果的韓國醫師Dr. Tommy Huang 足足早了快50到60年。 所以光是只有發明或發現都還不夠,如沒有適當的marketing ,不管是學術上的發表演講或論文,或是商業上的推廣宣傳,讓大家知道你的存在,甚至教育同業或是社會大眾,即便再好的idea也沒法子發光發熱。Read more

日文的“病院”跟“医院”有什麼不一樣?

日文裡的 “医院”乍看之下跟我們的醫院只是寫法不同,其實實際上的意義也有差別。 大家看日劇裡的大醫院都叫病院,不會叫醫院,因為日本規定要叫病院,最少要有20床,20床以下只能叫医院。所以日文裡的醫院充其量代表了診所或是小醫院,而非我們想像的大醫院。 接下來問題來了,之前提到的“順天堂大学医学部附属順天堂医院”明明是大學的醫學中心有1000多床為什麼還是叫医院而不叫病院。 順天堂的創辦人佐藤泰然最早是為了將外來的西方醫學建立起教育系統而創辦的私塾,當時日本的西方醫學 多是 由長崎荷蘭商館的荷蘭人傳入因此西醫也稱為蘭方医学或紅毛流医学,又因為大量導入外科手術的概念,因此又叫紅毛流外科。 之後佐藤泰然退休由他的養子佐藤尚中接手,創立順天堂医院。佐藤尚中認為日文裡的病院僅代表收容病人的地方,而實際上醫院的真正功能是“醫治”病人,因此堅持使用“医院”而不用傳統的日文“病院”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