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AGA, hair transplant

對皮膚科醫師說的話:為什麼我們該做植髮

先說明一點,個人並沒有先入為主的看法認為只有皮膚科醫師才能做植髮,只是覺得如果皮膚科醫師可以對植髮手術更投入會更好。教我最多植髮心得的ヨコ美的今川賢一郎先生可是婦產科醫師出身的呢。

皮膚科醫師的看診的範圍很大,上至頭頂,下至腳底,全身上下皮膚的毛病都得看。

為什麼今天單單挑植髮這個項目來說呢。

個人認為有幾個重點

①更了解頭髮跟頭皮
②更認識植髮開刀的過程跟效果
③加強對雄性禿的診斷跟判斷
④更能落實雄性禿治療的優先順序

不過再強調一次,今天說的都是以植髮治療雄性禿為前提來討論的喔。

對皮膚科而言,頭皮上的毛病往往是最棘手的。

為什麼,有頭髮跟沒頭髮都很讓皮膚科醫師傷腦筋。

有頭髮,頭皮上的病灶不容易看,其他沒有毛髮的部位瞄一眼就可以看到全貌,很容易抓住診斷的重點。當是頭皮上的皮膚變化會被頭髮蓋住,很難看出病灶整個的樣子,除非把頭髮剃光不然就是要有充足的想像力。

沒頭髮,更難啊。

病人來就是一句話,醫生我頭髮一直掉,越來越少,該怎麼辦?

診斷的線索只有頭髮掉或沒掉,剩下的頭髮多還是少,粗還是細,正常的頭皮頭髮平時也沒花多少時間關心,突然就要看頭髮少的病人真的是會兵荒馬亂。

坦白說,這些也是不少皮膚科醫師不喜歡看掉頭髮的原因之一。

那為什麼皮膚科醫師如果動手做植髮,會更了解頭皮跟毛囊呢?

先從頭皮跟頭髮開始說起好了。

頭皮的鬆緊

如果是做FUT,要從後腦勺取下一長條頭皮縫合起來,首先會遇到的問題就是頭皮鬆不鬆,緊不緊,可以拿多長,拿多寬,頭皮上毛囊的密度,這樣才有辦法預估一次可以取得毛囊的數目來補禿頭的部位。

頭皮的軟硬

如果是做FUE,要一個個扎洞把毛囊一株株出來,頭皮太軟太硬都不好挖,太硬太軟都容易截斷。

頭髮的髮流跟方向

有些人頭髮的髮流很亂,一下頭髮往東邊,隔沒多遠的地方又往西邊長,甚至偶爾還有人的髮旋會長在後腦勺取毛囊的地方,如果用FUT取下頭皮再來分毛囊還好,可是一旦要用FUE一株一株毛囊瞄準角度跟方向那就辛苦了,不管是機器人取毛囊或是人工取毛囊都不輕鬆。

有些人或某些特定部位,頭髮角度會很貼近頭皮,那對使用FUE取毛囊的醫師而言也是很大的考驗🥲

毛囊的深淺

會植髮的醫生知道每個人毛囊深淺都不太一樣。大部分人的毛囊深度大約是皮下的4~5m,但是人的毛囊確是長腿姐姐,可以深達6~7mm。

不要覺得這些深度沒什麼,想要把毛囊完整挖出來,挖得漂亮,就要先挖一些毛囊起來觀察測量,才有辦法大量取到好的毛囊。

毛囊含頭髮的比例,密度


每個人的毛囊密度也不一樣,有些人很濃密,一堆2~3根的頭髮的毛囊,也有人雖然毛囊數量不少,但是卻是以1根頭髮的毛囊為主。·

當然2根3根頭髮的毛囊越多越容易提升植髮的密度,效果越好啦。

毛囊才是主角

而且平時皮膚科醫師在臨床上大多只有機會看到表皮以上的頭髮,很少有機會有機會看到埋在皮下的毛囊,其實毛囊才是真正的主角,畢竟沒有毛囊是漲不出頭髮,更不要說所謂的生長期,衰退期,休止期講的都是毛囊,頭髮只是外表看到最後的結果。

要是皮膚科會做植髮手術,一次手術接觸到,看到的毛囊都是成千上百,加上平時皮膚科醫師接受皮膚病理的訓練,相信對這些毛囊的理解度會比一般非皮膚科醫師來得更深入,也更能夠解釋手術前後發生的現象。

生長期跟休止期毛囊的差別


哈,這個就有點難,生長期跟休止期的毛囊的差別並不是粗細長短,而是頭髮會不會長長。但是有沒有長長不是得一直盯著頭髮看才會知道有沒有在長。

沒錯,可是還有一個方法可以區別,那就是看毛囊貼近頭皮表面的地方是不是有顏色,顏色深的就是生長期,顏色淡的就是休止期。因為休止期的毛囊不只是頭髮不長長,連毛囊裡的黑色素細胞都休息,不會製造黑色素所以靠近表面的頭髮顏色會變淺。

手術後頭皮跟毛囊的反應


除此之外,還有植髮手術過後的變化也會讓一個皮膚科醫師更了解頭皮跟毛囊對手術後的反應。


最令人印象深刻莫過于所謂的休克性落髮 (shock loss)

休克性落髮 (shock loss)

不管是植髮區或是取髮區都可能發生。

有些是為了植入或取出毛囊在頭皮上挖洞破壞血液循環,有些則是為了把頭皮縫合起來,縫在頭皮上的縫線造成的發炎反應造成原來的頭髮跟著掉落,頭髪頓時變少,禿一塊。

不過有植髮經驗的醫師都會知道,這只是過渡期,會恢復正常。

長痘痘


當然還有植髮手術後的長痘痘,有時候是因為製造油脂的皮脂腺沒找到出口在皮下爆漿,有些則是毛囊長頭髮時頭髮沒找對出口,捲在皮下自然會發炎。

皮膚科醫師最會擠痘痘了,遇到這種問題真可說是牛刀小試。

頭髮粗細,捲曲度,植髮密度跟術後的結果

頭髮粗的,捲的,跟頭皮顏色接近的當然植髮效果要比直髮,細的,跟頭皮色差大的來的效果好很多。

再者,皮膚科醫師如果會植髮,對髮量,頭髮的密度會更有概念。

在禿頭的部位種完1平方公分30株,50株的毛囊看起來會是長什麼樣子,如果有植髮經驗的皮膚科醫師會更了然於心,畢竟如果不做植髮手術,對頭皮單位面積裡有多少毛囊,多少根頭髮,相對比較不會去關心。

別小看喔,早期植髮都沒種多少一平方公分種不了10幾株,一株裡面還一堆頭髮擠在一起,雖然單位面積頭髮還是不少,但是一叢一叢地擠在一起,一點都不好看,也不自然。

後來的毛囊單位植髮普遍了,植髮之後的自然度跟美感也相對提升不少,但是對數量的要求也越來越高,所以才有後來動輒2000~3000株的巨量植髮。

相信植髮有效

不要以為每個皮膚科醫師都會覺得植髮效果很好。

植髮的增髮效果的確很好,但是也要醫師親手做過或親眼看到,眼見為憑,才能夠說服最難討好的病人; 也就是醫生。

坦白說,筆者也聽過本科的同仁不認同植髮的效果,這也可以了解,如果自己沒動手術,也不了解手術怎麼做的,也沒看過自己親手動刀成功的結果,只是門診偶而看到幾個植髮結果不好的病人,當然會覺得植髮沒什麼用。

眼見為憑很重要喔。

診斷跟判斷

很多人都會想禿頭不都一個樣嗎?有誰不會看呢,也沒錯。

光溜溜的禿頭大家都會看,問題是早期禿頭的表現醫生看得出來看不出來才是真功夫,畢竟雄性禿跟很多疾病一樣,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總比頭髮都禿光了再想來挽回容易多了。

這點相信會植髮的皮膚科醫師在判斷上會更有心得。

但是做植髮的醫師整天盯著頭皮要在毛囊之間找出縫隙,見縫插針好植入健康粗壯的頭髮,對頭髮的粗細跟密度的判斷都要比一般皮膚科醫師來得更有感覺,更有經驗。

為什麼?因為做植髮的醫生常常會盯著頭皮看看毛髮之間的縫隙見縫插針來植髮,每天至少都要盯著頭皮好幾個小時,頭髮的縫隙,粗的頭髮,細的頭髮,哪些毛囊是生長期,哪些是休止期,該不該取出來種,該拿哪一些毛囊來種哪裡,到後來都是練成反射動作來決定。

整天在看不同的頭髮,判斷哪些是粗的,哪些是細的,這樣練出來的功力對於診斷雄性禿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因為雄性禿跟其他禿頭最大的差別就是頭髮掉了,還是長得回來,只是越長越短,越長越細。

一旦常常看頭髮變細變少看起來是什麼樣子,接下來要診斷雄性禿就容易多了。

尤其在早期雄性禿頭髮只變少變細一點點🤏如果不知道該怎麼看頭髮變少變細,誤以為只是

治療的優先順序

這大概是皮膚科醫師跟植髮醫師最大的詫異了。

相信想要植髮的人到植髮診所諮詢的話,大概沒幾個植髮的醫師(我的日本老師今川賢一郎先生大概是少數的例外)會勸他先吃藥一陣子再來考慮手術。

但是站在皮膚科醫師的角度來看,就雄性禿而言,當然植髮是所有治療方法裡最能確實增加頭髮的,吃藥或是擦藥的確可以增加頭髮,但畢竟不能保證每個人吃藥擦藥頭髮就會增加,每個人的體質不同,對藥物的反應也不一樣。

但是植髮確實是最有效增加髮量的方法,尤其是醫師如果在手術時可以妥善集中毛囊分佈的密度,真的是治療禿頭的不二人選。

只是另一方面要抑制頭髮繼續掉落這碼子事就不是植髮可以勝任。

手術只能矯正已經禿頭的地方,但是剩下的頭髮還是要靠藥物來抑制落髮。

就像植牙可以幫你恢復牙齒的數量,但是如果你不好好刷牙,牙齒繼續掉,那不是補都補不完嗎。

當然如果皮膚科自己不會植髮,等吃藥一段時間病人如果還不滿意再來轉診給會植髮的醫師也是可以,但是如果皮膚科醫師自己就會植髮那不是更理想嗎?

一方面不用轉診,自己的病人自己處理,既可以知道手術後病人發生什麼變化,更可以知道手術可以幫到病人什麼程度。

也就是說一個好的雄性禿的治療並不是完全靠植髮,也不是完全靠口服藥來達到目標,而是醫生根據病人的狀況來判斷,什麼時候該先吃藥,什麼時候可以動手術,或是該兩個一起來,甚至病人可以使用的髮量實在太少,根本就不適合動刀手術,這些都需要有經驗的醫師來評估。

雖然大原則差不多,每個病人的狀況都會不太一樣,採取的手段也會不盡相同。

比方有年輕男性禿頭禿的很嚴重,很想植髮,但是禿頭面積太大,後面可以取得的毛囊又不多,當然是要先勸病人好好吃藥觀察反應再說,不然植完髮還是稀稀疏疏,相信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也不會開心到哪裡去。

反過來,已經4~50歲了也吃藥好幾年,雖然髮量穩定,唯獨前額M型禿的部位就是長不出頭髮,這時候就可以趕快來準備植髮,因為已經知道吃藥可以穩定髮量,唯一缺的前額髮線又是吃藥擦藥最難長出頭髮的地方,當然可以選擇植髮手術來完成病人的希望。

所以我才說皮膚科醫師真該好好做植髮手術,畢竟皮膚科醫師在治療雄性禿上已經站在確實診斷,善用藥物,不會濫用手術的制高點上,如果還懂得使用手術的方法讓雄性禿病人的治療結果更圓滿,那不是好事一樁嗎。

皮膚科該做植髮的理由

①更了解頭髮跟頭皮

②更認識植髮開刀的過程跟效果

③對頭髮跟頭皮的診斷跟判斷更深入

④對雄性禿治療的優先順序的掌握會更好

#雄性禿 #植髮 #皮膚科 #頭髮 #毛囊 

#AGA #dermatologist #hair #transplant #hairtransplant  

#男性型脱毛症 #植毛 #皮膚科 #頭皮 #髪の毛 

Michael PointnerによるPixabayからの画像
https://pixabay.com/ja/photos/ジョガー-木-公園-シルエット-7344979/

Author:

dermatologic surgeon 長庚醫院皮膚外科醫師 hair transplant surgeon 現長庚植髮醫學中心主任 專長:植髮,狐臭手術,雷射,皮膚腫瘤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