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髮大師的第一台植髮手術

waffle

作為一個動刀的醫師,對自己的第一次想必都印象深刻。

平常在國際會議上,醫師們都是很正經地討論醫學議題。難得這次參觀手術的晚上有時間跟這位老遠從北美飛來的醫師私下閒聊。

話說,這位植髮大師原本還是內科醫師的時候,開著一家診所,每天一大早的習慣就是到附近Waffle House 喝個咖啡吃頓早餐。在這一家有位廚師,叫做老喬。

老喬年紀輕輕就已經禿頭,一直很不甘心。一天他知道這位常客是位醫師,就每天開始跟這位醫師聊植髮的事情。

老喬:我真的很想植髮,Dr ,你可以幫我想想辦法嗎?

Dr. : 我是內科醫師,可以幫你量血壓,植髮我倒是不會

老喬:可是聽說植髮不難,效果又很好。Dr. 你就幫我想想法子吧,求求你行行好。

被老喬連續糾纏了好幾個星期,Dr. 終於受不了。不過他並不是不再去老喬的Waffle House,而是買了一本植髮醫學的教科書,回家好好研讀,

研究完植髮之後,再回到Waffle House用餐時,這回Dr. 就跟老喬拍胸脯說,“你的頭就交給我吧,植髮很簡單,肯定沒問題的。”老喬聽了很高興,差點就沒跪下來拜他做乾爹。

開刀當天,Dr. 準備萬全,等老喬早上七點半到診所,就馬上開始準備動刀。

沒想到,等麻醉打完,一刀劃下去,頭皮鮮血直流。這下Dr. 可慌了。

Dr. :老喬你沒事吧?!

老喬說:沒事,沒事,只是覺得頭跟脖子都濕濕熱熱的,怎麼了?

Dr. :噢,沒事就好,傷口流血挺厲害的,你先等我一下,我看教科書怎麼說。

隔了幾分鐘,Dr. 回來了。

Dr. : 教科書上說容易流血的時候,加上止血劑壓迫一下就好了,你等我一下,我有準備。

沒想到照著教科書上說的,來來回回搞了好久還是不停地流血。

Dr.忍不住又問了:老喬你還好吧?看樣子,教科書說的不管用,我還是先趕快縫起來吧。

老喬:沒事沒事,你說了算,就照你的方法吧。

總算Dr. 縫完頭皮,順利拿下頭皮可以開始分毛囊,可是這一折騰已經是半天的時間了。

再加上最花工夫的分毛囊,頭皮扎洞,再把毛囊種進去,Dr. 看看時間已經是隔天半夜兩點半,看看老喬的腦袋瓜種上去的毛囊,數數只有55株。再看看還有一堆沒種上的毛囊,還有沒分完的頭皮。

Dr. 嘆了口氣跟老喬說:“老喬,你累了吧,我也很累了。”“我先把沒弄完的頭皮放冰箱,你先回去休息,我也先睡一下,醒了再打電話叫你過來。”

老喬看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就先告辭回家。

Dr. 心想植髮可真不是想象中那麼容易呀,還好老喬還好說話,不然就麻煩了~

沒想到正當凌晨三點半,Dr. 送完老喬,也收拾好房間器械,準備回家休息時,診所的電話響了。Dr. 心一驚,該不會出人命了吧?忐忑地接起了電話,電話另一頭傳來老喬興奮的聲音,”Dr. ,我老婆想跟我親熱,沒關係吧?“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