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唯一能跟植髮機器人對抗的武器: Dr. John Cole 發明的 non-shaving FUE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4-03-22 下午2.05.55

照片是今年2014年3月11日德國機器人製造公司KUKA邀請德國桌球名將Timo Boll到上海跟號稱世界最快的機器人KUKA KR AGILUS 對決。

這場人與機器的大對決主要是為了慶祝KUKA在上海新工廠開業而拍攝的影片。有興趣的人請看  http://cn.hypebeast.com/t/2014/3/timo-boll-takes-on-the-kuka-kr-agilus-in-ping-pong

一開始機器人先以壓倒性的優勢拿到6比0的領先,之後Timo Boll運用戰略逆轉拿下11分中場以11比9得勝。所謂的戰略其中一幕是Timo突然猛力地把球擊向桌面,反彈跳得老高,機器手臂是固定長度也無法彈跳,只得望球興嘆,是的,我知道機器人不會歎氣,完全了解。
雖然是機器人廠商拍的廣告片,是否有劇本不得而知,終究是人設計出來的機器人,結論還是人比機器強,不過為了廣告效果,這家德國廠商還是很客氣地稱讚自家機器人”Not the best in table tennis , but probably the best in robotics” ,最後的鏡頭是Timo Boll 持雙拍大戰五支機器手臂,只見Timo 老兄雙臂不停揮舞,五支機器手臂也從容應付,一球也沒掉,當然不曉得是不是剪接後的效果,還是電腦畫出來的,不過真是堪稱經典的大亂鬥,讓人目不暇給。有興趣的人請看以下連結 http://cn.hypebeast.com/t/2014/3/timo-boll-takes-on-the-kuka-kr-agilus-in-ping-pong
不過除了打球之外,個人覺得最有趣的是機器人還能學Timo Boll 在乒乓球拍上滾球,而且機器人只有一支手臂也能發球,真是令人叫絕。

今天想講的正是FUE植髮手術中唯一能讓機器人吃憋的方法。叫non-Shaving FUE也有人稱FUE 2.0 版本, stealth-shaving FUE 或 micro-strip shaving FUE。

這個方法的原創是在亞特蘭大執業的醫師,大名鼎鼎的Dr. John Peter Cole, 人稱植髮醫學界的John Wayne (約翰韋恩,已故西部牛仔明星,也是偶小時的偶像,最喜歡他電影裏直來直往的對白,還有豪邁幹架的場面)

其實John Cole 原本是內科醫師,因緣際會摸到了植髮這條路上,相信是他執著的個性使然,對每個步驟講究科學的推演,並從病患的角度思考客戶的需求,終於讓他得以推出堪稱最完美的non-shaving FUE。

我們知道植髮如果是採用皮瓣術strip surgery 雖然容易留下線狀的疤痕,卻不用將取毛囊的部位剃掉一大片,因為是集中部位取毛囊,只要將後腦勺這一塊捐贈處的頭皮剃成2~3公分寬左右的長條形的區塊即可,

FUE因為是用鑽孔器 punch一株一株取毛囊,毛髮必須剃到只剩1mm長才不會影響醫師對毛囊方向的判斷,也才能避免毛髮太長阻礙鑽孔器的正確切割動作。

相對的FUE雖然不用縫頭皮,可是相對卻得將剃頭髮的部分擴大,因為FUE不能連續取毛囊,否則仍是會露出疤痕,,而且還更明顯。因此FUE就得每隔5~6個毛囊取一株,跳著取,才不會露餡,所以FUE捐贈處的範圍設計就得是FUT皮瓣術的至少3到5倍,如果再考慮到整個取毛囊的生產率,(因為不是每次鑽孔都一定成功),那還得剃更大範圍。
也因為如此, 一般FUE的手術,醫生都是乾脆把病人頭髮整頭剃光,比較省事。

可是這樣一來,大多數的女性病患都會打退堂鼓,想到後腦勺要被剃掉一大片還會笑得出來的女性應該沒幾個。

也許有人會天真地想說,咦,那不是頭髮越長的人即使剃掉一片頭髮,反而能用長髮蓋住剃頭髮的部位嗎?乍看沒錯,可是太一廂情願。想想看,什麼樣的人會想留長頭髮,大部分多是喜歡有造型,注意外表的人對吧?這些人可能髮型不對都會難過好幾天,想早點從噩夢中解脫,你說這些人會想讓你隨便把一塊後腦勺的頭髮剃成一分頭?個人覺得是門都沒有。

別說FUE了,有植髮同業的醫師甚至連FUT皮瓣術割下一整塊頭皮都會建議病人整頭剃光,再發一頂假髮給病人。或許這樣的做法有該醫師的特殊考量,說辭可能是手術會比較容易做,時間可以節省,也能提升存活率,減少併發症等等。
但個人覺得上面的說法某方面的推論是合理的。但是從事這個專業領域,不正是要努力突破困境,追求更理想的目標,找到病人最能接受的手術方式才是工作的真正使命嗎?

雖然犯不著像日劇裏大門未知子醫師說的「我絕對不會失敗」如此誇張,至少也得想想該怎麼做讓病人更能夠輕鬆接受手術,滿意度更高,而不是想如何讓自己早點結束工作,減少麻煩。

套用大門醫師另一句名言「有人能接受會失敗的醫生嗎?」,醫師應該常問自己,「有人能接受不長進的醫師嗎?」。

當然長進也意味著改變,改變也會隨之帶來新的嘗試跟錯誤,在醫療糾紛頻仍的今天,可能會帶來錯誤的改變的確會讓很多醫師卻步,但真的躲在舒適圈裡就真的沒事了嗎?

各式各樣的穿戴式裝置都即將進入醫療領域,電腦的高端運轉計算使得形態的認知(pattern recognition)也越來越進步,更別提植髮機器人在2018年即將能夠獨立完成整個植髮手術,到時醫師可能只是擔任機器人的操作員,如果不能夠進步創新,墨守成規,如何凸現醫師自己的價值。

扯遠了,再回過頭來看John Cole 醫師的non shaving 是怎麼做的。這個手術的事前準備真的很麻煩,需要技術員頭戴高倍手術用放大鏡把頭髮剪成短短的1mm。

重點來了,要一小排一小排剪,而且上下還最好隔個兩三排頭髮才比較不會露餡。

光是剪頭髮就要花掉一小時,真是前輩醫師說的「勞民傷財」。

不過結果呢,因為不用整片剃光,原本對剃頭髮裹足不前的病人也變得能接受FUE了,可是醫師跟團隊得付出更辛苦的代價,原本整片剃光的FUE就已經是苦差事了,怎麼還會有人願意嘗試會受旁邊頭髮干擾的 non -shaving FUE勒?

可是John Cole 辦到了。John Cole 甚至能夠把這種技術的規模擴展到3000株以上,而且是一天內準時下班,神吧!!

目前機器人如果要模仿Dr. John Cole 的non-shaving FUE,不是辦不到,只是得花更多的力氣去調整tensioner讓機器人去判讀,相對而言要花更多的時間來適應學習,這真的要很有心的醫師才能辦到。

可見只要願意怒力付出,追求進步,就不用怕別人,甚至是機器人追上而取代你。

跟醫師一起共創植髪新紀元的機器人ARTAS part III : 機器人自己的困境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4-03-26 上午11.41.26

該把機器人賣給對植髪完全陌生的新手醫師,還是有經驗的醫師?

Restoration Robotics公司也曾經為了這樣的問題發生內部的爭執。

新手醫師的問題:手術管理 Hair transplant vs Heart transplant

賣給有心踏入植髪市場的新手,當然比較容易行銷。問題是機器人還不能從頭到尾完成手術,仍需要人工手動把毛囊取出,醫師扎好洞之後再手工植入。

很明顯的還有將近過半的工作還是需要人工。如果結果不理想,那究竟是機器人的問題還是人工的問題?

機器人的整個作業過程都在嚴密的監控之下,SOP都很清楚,每個步驟也都有記錄,理論上應該失誤的機會最小,也容易發現。機器人公司賣給新手醫師最怕就是操作執行不當,或是不了解機器人的設計概念,最糟的是把植髪當成像雷射醫美的治療,像是買了傻瓜相機,你(醫生)傻瓜我(機器人)聰明,以為這樣就可以擺平一切。

植髪醫師除了機器人之外還需要植髪技術員的幫忙將毛囊拔出,整理毛囊,最後再植入。整個過程醫師即便不是直接參與執行步驟,也要負責管理監督,否則不理想的結果出爐,該怪誰都不知道。

一般的外科手術都是醫師一個人唱獨角戲,其他人都是幫忙。在植髪手術裡,除了醫師之外,其他人還是輔助的角色,但工作的分量相對地要吃重多了。

拿傳統取頭皮的植髪手術來說好了,醫師設計髮線,規劃植髪以及取頭皮的部位,割下頭皮,縫合,技術員將取下的頭皮分成薄片,再分成一株一株的毛囊單位髮株,醫師扎好洞,醫師及技術人員一起幫忙植入毛囊(如果是韓式,就是技術人員將毛囊填入植髪筆,醫師自行植入)。看來好像還是醫師的工作多,可是毛囊動輒都是成千上百,體積又很小,一個個準備好都是費時耗力,既耗眼力,又耗體力,因此幫忙的人一點也不輕鬆。

醫師不但要自己會做,還要教會並帶領其他人一起做,不能出差錯,這樣的手術大概只有心臟外科的手術可堪比擬。

一般人會覺得兩個差這麼多,怎麼能比?沒錯,心臟外科負責的是關係生命存亡的中心,植髪不過只是皮毛。心臟外科醫師除了開刀之外,還要跟麻醉科醫師,護理人員,甚至體外循環管理師一起合作。跟植髪醫師合作的雖然只是植髪技術員,醫師不僅是要指揮,還得負責他們的工作品質,每一株毛囊雖然比不上一顆心臟的重要,但是植髪要成功,就要用珍惜的心態將一株株毛囊從頭皮上分離出來,再小心地種回去,如果醫師不能好好教育這些技術員,幫品質把關,沒有一株株小心翼翼移植毛囊的累積,是看不到成功的植髪結果。

植髪看起來只像是一些小動作的不斷重複,但如果沒有把每一道步驟做到標準作業流程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的要求,是不會有完美的結果。

也因此,植髪比不上心臟移植手術的高難度,高風險,可是也得小心呵護每一株毛囊的小心臟,讓它得以在新的土地上重新發芽生長,才會有美麗的收獲。

如果新手醫師沒有這種心裡準備,只想用機器人,或是只想依賴僱用臨時的技術員來做植髪手術,沒有深入了解手術的過程及性質,沒有真正投入的決心,也不了解手術品質管控的重要,永遠也不能將這門技術發揚光大,只能勉強應付應付。

另外,結果不盡人意,究竟是手術有問題,還是因為醫師跟病人根本不了解手術結果,因而對手術失望不滿。但事實上手術是成功,只是太少的頭髮種在太大的範圍因此還需要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手術,才會讓病人覺得看起來不再是個禿頭。如果醫師不了解,更別提病人會怎麼想。
好結果當然皆大歡喜,病患,廠商,醫師及其團隊都受惠。可是如果沒有達到病人預期的效果,該由誰來承擔?

已經有經驗的植髪醫師:DO OR DONOT

跟一般手術比較起來,植髪手術不是醫師自己一個人改變方法即可,而是牽一髮動全身,團隊裡每一個成員的工作都會變動,可想而知,醫師們除非是不得已,不會想隨便更改手術流程。

就像在上回的文章裡討論的,光是從FUT皮瓣術跳到FUE就已經夠醫師掙扎,還要再試著學習操縱機器人,訓練員工,調整流程,這對一般的開業醫師而言相信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改變雖然意味著進步,相對著也是冒著出錯的危險。

也因為植髪步驟雖然說來簡單,卻必須重複好幾千次,一旦某一個流程變更,延長時間,只要增加一秒就好,重複一千次就可能整個延長1000秒,就將近15分鐘,那就更別提每個步驟會多消耗10秒鐘。

不過從這觀點來看也可以了解為什麼傳統的醫師偏愛FUT皮瓣術,至少在分頭髮階段可以靠增加人力來節省整體時間的消耗,同時利用多名人力進行分毛囊的工作來加速整個流程的進行,一旦是 FUE,整個作業瓶頸就完全卡在醫師取毛囊的階段。

而且如果是機器人,病人在取毛囊時還必須是趴在特製的椅子上,還不能讓病人坐起來,像是Dr. John Cole 發明的FUE取毛囊的方式就會讓病人坐著取毛囊,如果這時已經先扎好洞還能一邊把取下的毛囊植入頭皮,讓時間更為精簡。

再從另一個角度想,原本FUT皮瓣術三千株可以一天內完成,員工能準時下班,自己也不用太累。換成機器人,雖然是機器人代勞,但光取頭髮就最少得三到五小時(這已經是快的囉),再加上植入毛囊的時間,費用雖然倍增,如果要耗費兩倍或甚至更長的時間,也會降低使用機器人的意願。

也因此,植髪醫師即便有了機器人,如果不常用,不熟悉流程,不能駕輕就熟,也很難把植髮機器人的優點發揮得淋漓盡致,只是診所裡多了一個「粗大ごみ」(日文是大型垃圾,通常是太太抱怨先生回家不幫忙,只會睡覺看電視)。
根據個人的看法,植髮機器人最好的銷售對象有意願全心投入植髮的醫師,不管是全職也好,部分做也好,最重要是整個團隊要熟悉整個植髮的作業流程,把手術的質跟量提升。重點是要能投入,想把事情做好,堅持到底,才能創造雙贏。

 

跟醫師一起共創植髪新紀元的機器人ARTAS part II : 醫界的心態

130829zojkefebkgtxljgk

之前提到FUE在植髪醫師裡無法普及的原因。因為耗時費事,即便收費高一些,醫師們都會把FUE當成勞民傷財的苦差事勸退病人。

Restoration Robotics 公司便是看准了這一點開始著手開發機器人,幫助醫師可以輕鬆完成FUE。其他的手術機器人,像是達文西手臂,或是骨科的手術機器人,都還是需要配合醫師的操作才能完成手術。而植髪機器人只要醫師先檢查一開始機器人取出的結果,確認沒有太大的問題,調整好參數,接下來機器人就會自動完成任務。

醫師要做的事情就只要注意機器人的動作是否異常,以及觀察病患的反應,還有換部位採集毛囊時擺好病人的姿勢,架好輔助機器人瞄準定位的頭皮緊繃器(tensioner)。比起傳統的FUE鑽孔打洞,醫師們必需頭戴高倍放大鏡,探照燈,擺好姿勢(常常是不太舒服的姿勢)瞄準毛囊,鑽洞,機器人的確替醫師省下不少勞力勞心的工作。

看來醫師只要買了機器人,就可以輕鬆操作FUE了不是嗎?那為什麼植髪醫師對於植髪機器人還是裹足不前?

第一當然是價錢,一台植髪機器人美國本土售價20萬美金,海外售價則是翻了兩翻,40萬美金。

這麼高的售價,都足夠買一台超跑,醫師們當然得好好精打細算,而且只要機器人每鑽一個洞,還得付美國總公司一塊美金,這些都墊高了醫師們的成本。

第二,從醫師的角度看,機器人雖然取代了繁複的人工成本,減輕醫師及人員的體力負擔,可是相對地也減少了開刀的樂趣,也從此要依賴Restoration Robotics 這家公司開發出來的技術跟產品。

也就是說,原本的植髪手術是醫師要訓練技術員幫忙分毛囊,種頭髮。有了機器人,減少對人力的依賴,卻得增加對高端醫療器材的依賴。

假設醫師跟植髪團隊已經熟練整個植髪手術流程,而且配合得天衣無縫,這時如果再採用新的方法手術,即便只是單純的操作機器,整個合作團隊都需要經歷一段磨合期,尤其又是自費的手術,相信很多醫生都會想反正只要能讓病患滿意就好,何必多花力氣,而且嘗試新的方法,不僅整個流程打亂,手術時間難以控制,還可能發生新的問題,在醫界的保守思維下,如果沒有勇氣嘗試新作為,很容易就會打退堂鼓。

有聽聞過老牌的美國植髪診所本來對植髪機器人有高度的興趣,後來跟廠商談過之後發現原先他們的植髪流程將會因為導入機器人需要做大幅度的調整,短期內反而會延長工時,影響診所運作,因而作罷。

最後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買了機器人卻不用,只把機器人當成宣傳行銷的工具,讓病人進門之後再勸病人改作其他治療或手術,不得已才拿機器人出來應付一下。

由上面討論看起來,好像已經會植髪的團隊已經有了固定的模式及流程來執行植髪手術反而不願意接受機器人。 那麼不會植髪手術的新手醫師或診所醫院就會比較容易接受植髪機器人嗎?

答案或許是Yes。

對入門的醫師而言,植髪手術最難的部分是一開始如何順利取得毛囊,有了機器人至少就先不用擔心取毛囊的問題,也因為他們對植髪手術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反而容易接受植髪機器人的手術流程及思維。

不過手術後半段的“種頭髮”以及對手術後結果的預期及掌握才是對新手植髪醫師的考驗。如何設計適當的自然髮線,利用有限的毛囊製造出視覺上豐富的髮量,並將術後併發症的風險降到最小,這些都是對新手醫師的考驗。

尤其當結果不理想時,醫師是否有能力檢討出究竟是某些手術步驟出問題,還是病患本身因為頭髮太細,抽菸造成結果不理想,或者是連醫師本身都不了解手術後的結果會是什麼樣子,更不用說患者對手術後了解自己的禿頭究竟能改變多少。

植髪手術還有一點棘手的是種上的頭髮會先掉落再重新長出來,最終的結果需要一年才能看到,少數病人甚至在手術後一到兩年還會發現髮量陸續增加。

也因此如果術後沒有好好追蹤病人,新手醫師很難累積出自己的經驗,

再加上有植髪手術中不少地方都需要植髪技術人員的參與幫忙,對整個團隊的管理,教育還有每個步驟的SOP執行更是手術成功的重要一環。

新手醫師自己不會做也不了解手下在做哪些事情,當然更無法管理整個團隊,這一點Restoration Robotics 機器人公司也想到了,他們會派出有經驗的技術人員教導新手醫師的技術員如何處理取出來的毛囊,如何把毛囊種到禿頭的部位,

不是說新手醫師一定做不來植髪手術,需要的東西跟所有創業家是一樣的,那就是決心。

已經會植髪的醫師也是一樣,要不要打破原來的手術模式,重新學習FUE,甚至考慮用機器人來做FUE,也是一樣,需要決心。

 

跟醫師一起共創植髪新紀元的機器人ARTAS part I : 為什麼FUE無法普及?

istock_000005615297small-300x199

 

 

近十幾年來全世界植髪的潮流主力都是在後腦勺取一長條頭皮的皮瓣術。皮瓣術的好處是經由醫師跟植髪助理人員的分工合作,可以有效率的完成手術。

但是在頭皮切割,終究是會留下一道疤痕,而且早期的鑽孔取毛囊,因為取得的毛囊太大,移植後會束在一起,看起來像是一把一把的稻草紮在頭皮上,有了頭髪,可是不自然又不美觀。

1989年澳洲雪梨Dulwich Hill 的醫師Ray Woods 開始決心改革植髪技術,因為他身邊有不少人抱著希望去植髪,結果回來卻是身心俱創。

Dr. Woods想的方法是根據毛囊原來長的樣子一株一株取出來再移植回去,不但自然,而且毛囊不大,取毛囊的傷口自然也只有一丁點,癒合也快,看來這樣的法子實在再理想也不過了。

但這也是最困難的地方,一大把頭髮容易抓,可是要在地板上撿起一根頭髮就沒那麼容易了。更何況是要在頭皮上完完整整地將毛囊整個取出來又不傷“毫髮”,這可是高難度的技術。

Dr. Woods本身受過神經外科的訓練,有豐富的顯微手術經驗,因此他把顯微手術的家當全部搬出來對付毛囊,外科用高倍放大鏡,外科用顯微鏡全部派上用場,就為了能夠順利完成毛囊移植,時間還不能拖太久,還得要快速,精準。

Dr. Woods後來終於成功地使用FUE這個創新的方法來幫病人植髪也達到相當滿意的結果。經過了6~7年的臨床揣摩研究,Dr. Woods 在1995年開始在澳洲發表他的臨床結果,2002到2003年更跨足到美國發表他的成就。

看到這裡相信很多人都很吶悶,為什麼已經有十幾年歷史的手術方法一直到現在還是只有極少數的醫師在做?

沒錯,這正是癥結所在,Dr. Woods在澳洲或美國發表他的手術成果,根據個人了解他並沒有真正將他自己的手術心得及方法公諸於世。

即便是澳洲或美國的醫師也都是從病人的傳述當中知道有這麼一位醫師用這種創新獨特的方法取毛囊,Dr. Woods在他自己舉辦的會議裡只是提到這種手術的好處,並沒有真正提到“方法”,我想可能連用什麼樣的器械都沒提到。

醫生也都是聰明人,從耳聞的方法跟看到病人的手術結果多半也能猜想是怎麼樣動手術的,從2002年開始美國醫師也陸續發表關於FUE(毛囊摘取術)的方法。

不過美國一開始發展FUE的情況跟澳洲也有點像,因為是競爭激烈的市場,即便大家努力發表結果,願意真正把手術的器械跟know how教育其他醫師,還是寥寥可數。

另外還有一點,要在頭皮成千上萬的毛囊中迅速取得理想的毛囊移植,又不能有閃失,光是靠手動的器械的確很困難,這跟投籃罰球要求百分之百命中一樣,即便是nba選手也沒有人生涯罰球命中率百分之一百。

一直到2009年開始有醫師使用電動鑽幫助醫師提升效率之後,FUE手術才又慢慢露出一線曙光,一開始的時候也有醫師持反對意見,認為拿個電動鑽不停地在頭皮上打洞這算哪一門子手術。

隨著市場需求的變化,原先反對的醫師們慢慢安靜了下來,甚至還推出自家廠牌的電動鑽,百家爭鳴。即使事情演變到這種地步,FUE在植髪醫師的圈子裡一直都還是小眾市場,個人覺得醫師手術的時間及效率是個很大的關鍵。

在本地也有不少病人反應為什麼他們到植髪診所裡咨詢,都能感覺到醫師雖然會做FUE,口氣上卻希望病人做FUT,直接動刀取頭皮手術。重點在於FUE的速度跟效率都遠遠不及直接取頭皮的FUT。如果改作FUE,時間會倍增,請問如果您是醫師,會想做哪一種? (待續)

FUE的好處之一:less pain , more gain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4-01-03 上午8.40.54

這裡不是英文的俚語 no pain , no gain, 而是 LESS PAIN,MORE GAIN。

less pain,比較不痛因為FUE是用迷你鑽孔取毛囊,傷口小,只有1mm 左右。所以不像傳統FUT取整塊頭皮,縫合之後可能因頭皮太緊造成疼痛。

more gain 指的是能取到含比較多頭髮的毛囊單位,傳統的頭皮手術因為是拿一整塊頭皮,沒得選擇,只能就拿到的頭皮來做分割毛囊,能拿到頭髮的數目是有先天的限制。FUE是從一整片頭皮裡一株一株去挑醫師自己想要的毛囊,因此想要一根或兩到三根頭髮的毛囊單位全靠醫師自己決定。

醫師能拿到比較多頭髮的毛囊,單位面積內的株數不變,可是每一株毛囊所含的頭髮增加,自然看起來就會比較濃密。

植髮不是整形手術,是重建手術。 20140101

d9fe5bc8-s

這是日劇“王牌大律師 2”(日文原名 リーガルハイ 2)第三集的一句話。

今天是2014年頭一天,早上依例到籃球場練習shooting及World Gym 跑步,回到家用早餐時看到老妹在iPad上看久違的日劇,忍不住多瞄了幾眼。

“王牌大律師 2”是由之前在台灣紅透半邊天的”半沢直樹”的男主角堺雅人及日本宅男女神新垣結衣共同主演的搞笑日劇第二部。不過跟一般的日劇一樣,在誇張的劇情之中,除了想讓觀眾們輕鬆一下捧腹大笑,還想借由律師替雙方辯護的過程中讓大家從不同的角度來思考一些人生課題。

這一集主要是描述一位很醜的男生熊井自己過去曾因外貌不佳受到歧視,在努力工作爬到高階之後,希望自己的後代別再因外貌而限制發展,決定要找一位美女結婚。

結果也如他所願,有情人終成眷屬,但是婚後他才發現他的美女老婆其實是人工美女,在沒有整形前真的是。。。因此憤而提出訴訟(這當然是電影或連續劇常用的橋段)。

在辯護的過程中,對方的律師質問,不管天生的自然美,或是後天的人工美一樣都是美,為什麼要排斥人工美,醜男熊井回答身體是父母給的,不能任意破壞(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對吧?)

對方的律師眼見熊井進入圈套,趕緊秀出手中的王牌,一張熊井曾經造訪一家植髮診所的記錄,繼續跺垛逼人地質問,為什麼他不能忍受太太去整形,卻自己跑去植髮。

熊井辯稱,植髮不是整形,是重建,只不過是讓自己恢復回來的樣貌罷了。

日文原文是“植毛は原状回復です”

聽到這句話,真是愣住了。是的,做了這麼多年的植髮手術,雖然是自費手術,保險不給付,看起來好像是一般的美容整形手術,可是總覺得有些不同,但卻說不出個所以然。

突如其來的這句話還真是點出了重點。植髮只是恢復自己原有的樣貌而已,並不是整形。

當然廣義的整形也包含了恢復自己原來的年輕的模樣,但除了特殊的疾病像早老症之外,一般人臉上的特徵不會像頭髮一樣提早在年輕的時候出現老化的現象(在頭髮就算是禿頭嘍)

也難怪,通稱為國際植髮學會的ISHRS其實原名就叫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Hair Restoration Surgery ,國際毛髮重建外科學會。

植髮的確是重建而非整形,或許不是試用每個來手術的病人,但是對於原有一頭茂密濃髪的人在年紀還沒到時就要面對禿頭的事實,植髮真的只是幫助他恢復原狀而已。

有興趣欣賞原片,可參考 http://www.maplestage.com/node/94983/王牌大律師2-第3集-legal-high-2-ep-3/

I LOVE FUE

スクリーンショット 2013-12-18 下午8.40.56

 

I Love FUE

這不是廣告的catchphrase。

雖然用手動的FUE,頭戴著放大鏡,不停地調整姿勢,手術時間很久,隔天起床都還有點腰酸背痛。

但是看到自己的堅持和努力可以幫患者完成心願,傷口幾天後就好到不著痕跡,都會替他們開心。

當然植髮一直是個TEAMWORK, 沒有團隊合作是不可能完成這樣的mission impossible .

I LOVE FUE & HAIR TRANSPLANT !!!